仁慕

唤你为辞绝可好?与绝望告别,再也不见。

要记得我啊(五)

瑞金瑞金瑞金。
有点不好意思虐小天使了,所以还是我们放日(gui)常(chu)吧(「・ω・)「嘿

微微晃神间,他已经带我来到了类似于花园的地方,花园中央有一块长条木桌,有几个人在那吵吵嚷嚷。
“恶党!把锤子放下我们还在吃饭呢!”
“说谁呢你倒是先放下刀啊!”
“哼,一帮渣渣。”
“…………”我还是继续吃我的饭好了。
我环视了一圈,黑毛粉毛金毛棕毛,除了那个黑发蓝瞳的少女我还有点印象,其他的全部都不认识。
…………但是那种熟悉的感觉,不可置否。
那少女扭头看见了我:“金?……格瑞你倒还真是舍得让他下来,我还以为你会把他在里面关一辈子呢。”
她勾起恶劣的微笑,斜倚在一弯深粉色的尖月上,拿着一枚棒棒糖在手心把玩。但她的目光很认真很认真的把我的全身扫视了一遍,然后呼了一口气:“不过金你没事就好。”
我略带僵硬的点点头,原来的金和他们相处的日常早已不知为何在脑海中被抹消的一干二净,所以我只能在他们只言片语中慢慢了解到金是什么样的人,然后努力不露破绽,到金醒过来的那天。
其他人都注意到了我,棕毛与黑毛同时向我点点头,然后手上暗暗使劲。
……嗯,是一对啊,而且和金应该不太熟。
黑发的女孩浅浅的笑,坐着红月就飘到我面前,拿起一根棒棒糖塞我嘴里,那动作甚是熟练:“本小姐心情好赏你的~叼好了~~”
这个……应该是好人吧。
我咬紧草莓味的棒棒糖,坚定了自己的猜想。
“呜哇哇哇金你终于醒过来了真是太好了!”我还回味在棒棒糖的美味中没有晃过神来,一个粉毛就径直扑进了我怀里。
好吧因为某种不(shen)可(gao)告人(cha)的原因其实是我在他怀里。
唉,身高是硬伤啊……我这么想着,安慰似的拍拍他的背:“是啊是啊,所以不用担心了……”
我慢慢抬头,就映入了一双亮金色的眼瞳,像金一样的,像太阳般耀眼的光芒,那双眼睛漂亮得不得了,隐隐的透出几分担忧来。
我心下暗暗赞叹,无意识的朝他露出一个微笑来。不同于金的阳光灿烂,我的笑容大概是带着一点点的恶劣和奸诈(?),再配上我(原来)的白发红瞳,应该可以算得上恐怖了。
可是那金眸的小孩子一脸兴趣盎然的盯着我看了许久,才在格瑞的注目礼下移开视线。
小孩子啊……真有趣。
我嘴角的弧度又大了几分,却在格瑞视线移过来的一瞬间恢复到面无表情的状态。
不行不行,现在还不能暴露……按他对金的执着程度,估计露一点点破绽就马上会被发现的吧。
至少要到那个笨蛋醒啊…
……唉,真是累人。

要记得我啊(四)

瑞金瑞金瑞金。
✪ω✪黑金小天使米娜桑想要他BE还是HE呢?
没人说话我就随便了啊。


散乱的紫色花瓣在空中飞舞飘落,我站在花海中央,面无表情的抬头望向漂浮在空中的神明。
良久,我抬手打了个响指,飞舞的紫色花瓣瞬间僵在空中,从花尖开始变得艳红细小,不多时,刚刚的紫藤萝花海就变成了红石蒜的天堂,妖艳无比。
神明的眼睛恍惚了一下,站在原地的白发少年朝她勾起唇角,笑容间都染上了妖艳的色彩。
“真是,说的好像真的一样啊。”我呲笑一声:“我和他本来就是一体,他不死,我是不会死的。”
“哎………好可惜啊,这么漂亮的孩子。”神明有些意外的眯眯眼:“但是他迟早都会醒的,剩下的就只是时间问题……要是你没有在那之前杀掉他,我可是会杀掉你的哦。”
“就是说,你不杀掉他的话,我就杀了你。”
神明的脸庞慢慢模糊,梦境在话语停歇的那一刻结束,脑海中的花海慢慢隐去,取代的是眼前浮现的光明,和光明中淡淡的微弱的银白色。
好温暖的感觉…………
我下意识伸出手去触摸那束银白,却还是在半空中僵住。
“醒来了就别胡闹。”眼前出现的是一双暗紫色的眼眸,然后是精致而冰冷的脸,灰发的少年正轻轻握住我的手:“起来了,我带你去吃饭。”
“…………哦。”我还有有些茫然于场景突然之间的变化,便下意识握紧那双温暖的手:“知道了。”
他眨眨眼,眸子里出现了些许笑意,站起来对我说:“起来吧。”
逆着光,我看不清他的面容,但是那双暗紫色眼眸里的宠溺和温柔我可以感受的一清二楚,该怎么形容呢……就像是刚刚打磨完成的紫水晶,纯粹无瑕的,可以在阳光照射下反射出太阳的光芒。
可是那又怎么样呢,这温柔……终究不是我的。
所以,千万不要越陷越深了啊。
我在心里默默叹息一声,直起腰来,下床穿好鞋子。再抬头时,那人已经很自然的拉起我的手了。
他带我穿过一条长长的画廊,我抬头四处观望,竟是在尽头看见了一副熟悉的画,画里是一张我天天照镜子可以看到的脸,却是我从来未曾展露过的笑容。
那笑容像阳光一样,轻易的就可以灼烧进我的眼眸,在心上留下一阵阵刺痛。
“好好走路,别像笨蛋一样东张西望。”前面那人转过头来看我一眼,又微微叹口气:“算了,你本来就是个笨蛋。”
我努力想回一个像那画上一样灿烂的微笑,但是弯起的弧度是那么的僵硬。
他又看了我一眼,眼底的笑容消失了几分。
“不想笑就不要笑,丑。”
“…………好。”
……果然呢……不是他的话,还是做不到吗?

要记得我啊(三)

瑞金瑞金瑞金。
(๑•́ωก̀๑)那么还是感谢来看文的小天使哦。

“……不是我……”他微微俯下身,将我揽入怀中:“不是我,金。”
…………骗子。
我很想这么回答他,但在温暖传来的一瞬,又莫名不想让他失望。
银色的短发拂过我的脸颊,痒痒的,却并不让我排斥。我仰头看向一旁黑发的少女,她似乎在捂住嘴轻轻抽泣,眼眶愈发红艳。
他们是谁呢?
……大概不是敌人吧。
我这样想着,便伸手回抱住面前脆弱的少年。虽然总觉得哪里怪怪的,但这样的温暖,我实在厌倦不了。
拜托了,那就让我再贪婪一会儿吧……
在无人注意的角落,少年眼底的红光一闪而过。
不知过了多久,当我差点以为肩上那人睡过去了的时候,他忽然动了动,松开了我。
我还在有些遗憾着温暖的离去,他又向我伸出了双手,一把抱住我的腰————
————哎哎哎?公主抱??
我慌忙的想要挣扎一下,四肢却仍然无力地垂下,眼皮慢慢沉重,思绪陷入黑暗的巢穴,紧绷的心弦渐渐松开。
…………算了,也不错。
怀中略带僵硬的身体微微放缓,格瑞低头看了一眼,再也压抑不住翘起的嘴角。
你终于回来了。
这一次,我死也不会放手。
背后的凯莉擦干眼泪,捂嘴浅笑。

梦里。 我仰头看向身处的这一片紫藤萝花海,又看看花海中央——也就是我面前——的巨大的水晶棺材。
里面,装着一个长得和我一模一样的金发少年。
他就这么安静的躺在里面,双手交叉放在胸前,红润的面庞上勾起一丝微笑,就像睡着了一般。
在玻璃似的透明水晶上,我终于看清了自己的脸,白发红瞳,和棺材里那个美好纯洁的少年完全就是两个样子。
我把手抚上那人面庞,叹了口气。
……那个人的笑容和温暖,果然都不是给我的呀。
“还真是聪明过头了的小家伙。”空中突然传来清脆的声音:“不会觉得遗憾吗?”
我回过头去看,空中,飞舞着的花瓣中央站立着的人垂下头,面容看不清楚,我却能清楚的感受到她在笑。
“……你说什么?”
“哎,大家都是聪明人还打什么哑迷呢?”她说,又好像想起来什么似的:“啊不对,我是神来着。”
神吗?……这样的就是神吗?也太不靠谱了吧。
“呵…………凭外在判断,人类还真是肤浅而又愚蠢。”她露出些许转瞬即逝的不屑,很快恢复了笑容:“呐,嫉妒吗?”
沉默。
“他的怀抱很温暖,很让人安心对吧?……是不是很渴望拥有呢?”
我的双手停留在那人柔软的脸颊上。
“那要不要杀掉这个孩子呢?这样,你就可以永远的拥有了哦。”
这样的红润…………就好像刚刚成熟的苹果一样诱人,难怪那少年那样喜欢他。
“……就是说,他还没有死?”
“宾果!”神明开心的打了个响指:“果然是聪明的孩子,这么快就get到了重点!”
…………啊,还是不靠谱的神啊。
“不过真的不想杀了他吗?手下稍稍用力就好了哦。”
“不用,我本来就不喜欢那个银发的少年。他们两个才是一对。”
只是,有那么一点点遗憾而已:“等他醒过来我就可以把身体还给他了吧。”
“这样啊…………”神明的语气慢慢归于平淡:“但是…………他要是醒过来的话,”
“你就要死掉了哦。”
这样子……也没关系吗?

要记得我啊(二)

瑞金瑞金瑞金。
继续感谢小天使的脑洞。

强忍手臂传来的酸痛,我努力向门口挪去。
————竟然放个招就脱力成这样,这身体也真是弱的可以。
突然,门口渐渐传来脚步声,由远到进。
我吓了一跳,难道是刚刚动静太大了?
来不及想那么多,我左右寻找能藏身的地方,在开锁的一刹那一个翻滚进了身后的冰渣里。
还未破碎完全的冰棱毫不留情的刺入后背,我皱皱眉咬住下唇不让自己痛呼出声,隐藏好气息从缝隙里紧盯着门口。
————到底是谁?
“星月刃!”
门被钝物撞开,脚步声停息,只留一片寂静,似乎时间静止在了那一瞬。
过了许久,久到我以为自己暴露了,才听到一个少年的颤音。
“…………金。”
我猛得一颤。
是在叫我吗? 我有些疑惑的想想,名字什么的好像还真的不记得了。
不,不单单是名字,包括身份,家庭,朋友……都不记得了。
脑海里唯一残存的,就只有胸口传来的剧烈的刺痛,和那一双染血的紫眸。
我晃神间,脚步声又重新响起,停在了我藏身冰棱的跟前。
那声音又响起来,似乎带着轻笑和无奈,还有隐隐的哭腔:“金,出来吧。”
“我不会陪你在这玩躲猫猫的。”要玩也要到花园里面玩。
这一次,我愿意陪你玩一辈子。
面前的遮挡物被拨开,我仰头望向说话的那人,阳光从他的背影后穿透过我的眼睛,竟有种想流泪的冲动。
我张张嘴,却干瘪的发不出一个音节。
记忆一下子被打开,回放到最后的那一瞬间,染血的紫眸,锋利的刀尖 ,胸口的剧痛。
然后,就是无边无际的黑暗。
他似乎想伸手扶我,我却反射性的拍开,暗自压下心中不知名的痛楚。
他的手僵在半空,垂下头来看我,缓缓开口:“…………别闹。”
我眨眨眼望向他,嘴唇微动,一字一顿的,带着些许质问和莫名的隐隐不安。
那么多的激动和期待,归根结底成一句质问。
“…………喂。”
“是你,杀了我吗?”

要记得我啊

瑞金瑞金瑞金。
还有感想小天使提供的脑洞,总之我又来挖坑了~( ̄▽ ̄~)~
啊,小天使记得来看哦。

“恭喜你,本次凹凸大赛的胜利者。”
空洞的声音响起,站在血泊里提剑的白发少年却丝毫没有反应,他只是愣愣的望着满手的血,不言不语。
“那么,格瑞先生,在成为神使的同时,你有一个许愿的机会。”
“你的愿望是什么呢?”
少年的眼眸中这才有了一丝波动,他仰起头,用不带一丝温度的声音沙哑着喃喃:“把他还给我。”
“什么?”
“把他——还给我!!” 少年失控的挥起烈斩朝天空砍出一道剑芒,漆黑的天空晃了晃,显出一个金色的身影来。
“唉,现在的后辈都这么冲动了啊。”她轻轻笑了声,指尖一划,那碧绿色的剑芒便破碎散落在虚空中,渐渐消失不见。
少年冰冷的望向她,她却毫不在意的捂住嘴咯咯笑出声来。
“先介绍一下,我是神。”
“那么冷静下来了吗?你的愿望是什么?”
“……把金,还给我。”少年握紧了烈斩,指尖发白:“还给我。”
“呵,就只要他一个吗?”金色的神明勾起唇角:“你的那些战友,同伴——全都不要了吗?”
“……他们,也可以一起……?”
“可以的哦~就只要付出一点点代价就好了。”神明露出恶劣到极致的坏笑,可惜少年在低头沉思,并没有注意到:“那么,成交?”

糟透了。
自从我醒来后发现自己被装在一个漆黑狭小的箱子里后,一切都糟透了。
先不说这个箱子又挤温度又低的吓人,我的体力还没有恢复多少,微微抬手就已经是极限。
不对……也有可能是棺材?
真是令人头痛呢。我这么想着。不过我对这黑暗倒是没有什么抗拒,相反还很适应,像是……像是已经在黑暗里呆习惯了一样。
想这些的时候,我已经恢复了少量体力,便屈指扣扣身边的箱壁,十分冰凉的触感,看来还真是得罪了什么人,把我封在一个类似于冰柜的箱子里面………
……冷死了,还是要先出去啊。
我深吸一口气,手上慢慢凝聚出一个黑红的箭头,然后全力向上一拍。
“矢量箭头!”

花园里。
“格瑞,别死人脸了吧。”凯莉有些不满的撅起嘴:“你想想,要是金突然醒了,然后看见你又这么不开心,他肯定会跟着不开心的嘛。”
格瑞听了,板起的面孔这才缓和了几分:“就只有你?其他人都出去了?”
“啊,紫堂出去采购了,螺丝在后院练他那个金箍棒……还有其他人应该都出去了吧。”
格瑞点点头,还未答话,就听见地下室传来一声巨响,伴随着冰晶破碎的声响。
凯莉瞪大了眼睛,笑容凝在唇间。
“金————!!”

合并合并

呐呐呐,以后酿品和我的姐姐有点奇怪一起更吧,两个时间线是一样的哈。
抱歉让小天使们久等啦……(别打脸)
啊对了,有想看的梗可以和我说哦,会尽量满足哒!
总之还是抱歉啦……
还有你们发评论我会很开心的。
以上。

酿品(番外接三)

你给了我情感,却不让我喜欢你。 你给了我生命,又不让我活下去。
茨木晃了一下神,再睁眼时,眼前只残存一片荒凉,阔大的白色空间里,就只剩下他……和那人。
那人站在他不远处,紫色澄澈的眸子里不带一丝温度,就这么站着,冷冷的看着他。
茨木很想像以前一样,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似的。然后笑着走上前去坐在他身旁,给他倒酒聊天,就算被嫌弃也只是一笑而过。
可他只是在原地僵了一瞬,勉强的勾起唇角笑了笑,唇瓣微动,而后便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
“抱歉,吾友…………再见。”

血红色的液体在小瓶中缓缓荡漾,我凝神望望,又看向一旁望着我笑的青行灯。
我慢慢开口继续我的故事。
我还是低估了那场大雨,它冲毁了整个村子。无数的哀号声响起而后消失,那老头抓住我慌忙求我救他。
“你不是可以鲛人吗!你不是可以游起来的吗!”
我一把扯下他的手,把他推入到洪流中,看着大水把他不可置信的目光一点点淹没,然后扯开嘴角冰冷的笑。
我谁都没有救。
我谁都不想救。
……可是我忘了还有风神大人。
他的龙陪他翱翔在上空,沐浴在暴雨里,他献出了一只眼睛,来拯救剩下的子民。
我仰头看着他,撞上他低头看我的目光。
失望透顶的厌恶感,他大概已经知晓发生的一切。
“所以你就避着不去见他,在这种鬼地方呆了这么久?……鲛人小姐。”
是啊,我轻轻的笑出声来,荆山不贵玉,鲛人不贵珠。鲛人的眼泪,本就是无价的玉珠,所以才会有这么多人想要拥有一条鲛人,那老头也是一样,当年捉到我之后为了让我哭出来还真的想了不少法子。
“随便你了,不过这个故事我可喜欢的紧。”她勾起唇角:“不过给我讲这个故事,应该不仅仅是为了报答我接住茨木吧?”
当然不是…………说起来茨木到我这里也算来的多的,就当是熟客吧。他刚刚和我说他想忘掉关于酒吞的一切,你有没有办法?
“当然有了!”青行灯的眼睛突然亮起来:“他认真的?”
……你这什么表情,果然还是个搞事情的主啊。
我暗叹一声,不过想想也挺有意思的,毕竟无聊了这么久,还是得找点事情干的。
“你知道那个叫孟婆的小丫头吧?她做的汤,只要控制好度应该就可以达到茨木想要的效果。”
……是这样啊。
我们俩相视一笑。

诈尸

啊哈哈我回来了。
这周末保证更…………
好了别打脸,我更多一点就好了。

求吞吞碎片_(:з」∠)_
请问有没有风之清的大佬有吞吞碎片换吗_(:з」∠)_
我有一片小鹿五片茨木木十片狗子(一片丑佛)
有的话就请回复吧_(:з」∠)_
(如果有人就更文怎么样~( ̄▽ ̄~)~)

求吞吞碎片_(:з」∠)_
请问有没有风之清的大佬有吞吞碎片换吗_(:з」∠)_
我有一片小鹿五片茨木木十片狗子(一片丑佛)
有的话就请回复吧_(:з」∠)_
(如果有人就更文怎么样~(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