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天下的六合

唤你为辞绝可好?与绝望告别,再也不见。

时间终止,最后散落着的白光渐渐消失。
我垂下头,闭上眼从金的身体中分离出,迎接那或许再不可能回头的结局。
…………还是有些遗憾啊。
那个笨蛋大概永远不会知道了,有个比他还笨的傻瓜,拼尽一世去护他。
毕竟他曾经爱惨了他。

无边的黑暗,无边的荒芜。
啊啊,真是太无聊了呀。
我坐在最高的石碑上摇晃双腿,腿上的铁链一起微微摆动着,互相碰撞着,发出叮当叮当的清脆声响,在这无尽黑洞中来回播放。
唔,想起来了…………我还是有事情做的呢。
勾起唇角,我双手在黑暗来回一划,生生撕开一道缝隙。缝隙中隐隐有光明透进来,带着足以灼烧起我皮肤的温度。我略带满意的点点头,毫不在意阳光下皮肤传来的伤痛,就着那道缝隙看向外面的世界。
和那一个人。
他正欢笑着摆弄着手上的金色箭头,眼睛闪着蔚蓝的光芒,漂亮的让我移不开眼。
“金。”
我轻声唤他。
他愣了一下,马上朝我的方向绽出明媚的笑颜。
“银!你来陪我玩啦!”
我点点头,从缝隙中探出身去,轻巧的落在他身边,盘腿坐下。
“哎哎?银你不是不能出现在阳光下吗?”他有些着急的拉住我,把我朝着阴暗的地方拖:“会受伤的!”
“没事,习惯了。”我一把拍掉他的手:“你倒是不要随便碰我,手会被染上黑色的。”
“哎……”他有些丧气的垂下头,不一会儿又振作起来:“银我们等下去找格瑞玩吧好不好!”
格瑞?我挑了挑眉,哦,就是那个来这个星球修炼的银发小子,金似乎很喜欢他的样子。
“我上次已经吓到那小子了。”
“哎?Σ(・□・;)”
“就是你要我帮你杀光山上的魔兽好让他陪你玩啊……那小子吓坏了呢。”
“所以你就开心的去吧。”我摸摸他的头,把那一头金发揉乱,然后帮他带上帽子:“我就在你身边,有不对随时叫我,记住了?”
“银你不能陪我一起去嘛……(。 ́︿ ̀。)”
“装可怜对我来说没用。”我毫不客气的拍拍他的脸:“你姐姐就要来了吧?她看见你和我在一起肯定又要说了。”
“哎(´Д` )!!”
“好了,快去吧。”
金有些闷闷不乐的走了,我晃晃手上的铁链,在他身后隐去身形慢悠悠的跟上。
怎么可能让你一个人去啊,笨蛋。
要是那个叫格瑞的小子对你动手动脚怎么办。
脚下突然踏空,锁在脚踝处的铁链被人狠狠拉住向后拽去,回不了头也移动不了分毫,咽喉被无数金色的箭头缠绕收紧,我只能眼睁睁看着金毫不知情的一蹦一蹦离我远去,直到最后的身影也消失不见。
黑暗中的血眸猛然睁开,我从噩梦中惊醒。
梦…………?
我皱眉打量着周围,手臂和脚踝处的锁链仍然缠绕得死死的,黑暗无边的空间里,我被无数黑链挂在正中间。
死寂突然被低低的抽泣打破,我费力的最大限度移动手臂,在空中把那道缝隙撕开。
意料中的痛觉并没有出现,没有光透进来,抽泣却愈发清晰。
在阴暗的地方……?
“呜呜……呜…………呜………”
“呜……呜,姐姐……格瑞……呜呜……”
“金!”
我吓了一跳,用劲解开缠在脚踝处的锁链,黑色的箭头从脚下冒出,不断把黑链穿透,使之破裂分解。
金发的孩子颤抖着蜷缩在冰冷的角落,双手捂住脸庞,泪水从指缝划下。
啪嗒。啪嗒。啪嗒。
“金!!”
我从缝隙中跃出来,却被散落的残片绊倒,膝盖被划出血来,几乎是连滚带爬的扑到他面前。我慌忙地握住他的手,然后瞬间僵住。
痛苦,悲伤,压抑。
这些负面情绪顺着指尖不断涌入我的身体,让盘旋在我身侧的黑气不断加深,几乎就要染上金白皙的皮肤。
我赶紧放下他的手,却被反手一把握紧。
“银……”他抬起头来,用那一双泪汪汪的蓝眸望向我:“你在啊。”
“……不想被染黑的话就赶紧放开。”我死皱着眉头:“你会受伤的。”
“没关系的,银不要走好不好?”他变得有些着急,泪水大颗大颗的落下:“姐姐和格瑞都走了,银你不要也像小时候那样不告而别好不好?”
……原来不是梦啊。
我把黑气慢慢收回,压抑到确保不会伤到他的程度,这才屈膝,伸手把他抱进怀里,再顺着角落坐下。
这孩子没长高多少啊……也没长胖多少。
我若有所思的想着要把他喂胖一点,嘴上还在不停安慰。
“我哪有不告而别……我一直都在金的身边啊。”要不是你那个姐姐怕我伤了你加深了我身上的封印,我早就跑出来天天找你了。
他低低的应了一声,很安静的在我怀里呆着,颤抖似乎也减轻不少。
“好多了?”
“嗯……多亏银帮我分担啦。”他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显得有些傻气:“有银陪着就好多了。”
“……我告诉过你,我就是依靠你的‘愿望’存在的灵魂。”我叹口气,调整着姿势,尽量让膝盖上的血迹不要沾到他的衣摆上:“只要你需要我的话,随时叫我就好了。”
同样的,当你真正不需要我的时候,我便会消失。
“还有……你哭就是因为姐姐和格瑞离开了?”
“嗯……我还没来得及和她们好好告别,谁也不告诉我一声,醒过来谁都不见了。”他又难过起来,那种悲伤的感觉再一次透进骨髓。
“果然是笨蛋。”我轻弹了下他的脑门:“没有人是可以一直陪着你的,你迟早要学会孤独。”
“那……银呢?”他轻轻开口:“银会离开吗?”
“不会。我保证。” 我用一只手环住他,另一只手轻轻蒙上那双蓝眸。
“睡吧,”我放轻声音:“睡着了就没事了。”
他紧紧拉住我的袖子。
“没事,我不会走的。”
“…………嗯。”
怀中的孩子安安静静的躺好,不一会儿呼吸便渐渐平稳。
我替他擦去眼角悬挂的泪珠,仔仔细细的凝视他的脸,然后在他额间蜻蜓点水般地落下一吻。
好好睡吧,已经没事了。
我会一直都在的。
昏暗的空间凝了一瞬,我转头看向突然出现在旁边的黑衣少年。
他咧嘴朝我笑笑:“好久不见啊,银。”
“我可不记得认识你。”我警惕的抱紧金,往角落里挪了挪。
他微微挑眉:“正常,毕竟那时候……你们才这——么大。” 他伸手比划了一下。大概是婴儿的大小。
…………那么大的时候我就存在了么。
“好了,我就是路过,顺便来看看你们。”
他站起来,我这才看清楚他的面容,黑发黑瞳,五官精致得像玻璃窗里的人偶。
我眯眼想再仔细的看清,他却一闪身隐入黑暗中。
“那么,就不打扰了。”
“银要好好照顾金哦。”
这种事用不着提醒。我这么想着,突然又忆起他那张脸。 好看却奇怪的人。
不过,眼角那个印记…………是一颗黑色的星星吗?


“所以,这就是你找我的原因?”
昏暗的战场,我突然被一阵阵呼唤从睡梦中叫醒,再睁眼就已经来到了金的面前。
昔日的孩子已成长为少年,他被金色的箭头死死捆绑住,跪倒在地上颤抖。
我努力压抑住冲上去安慰他的冲动,迅速的扫过我陷入沉睡时期的所有记忆。
凹凸大赛,格瑞,嘉德罗斯,紫堂幻,凯莉,鬼狐天冲,雷狮海盗团…………
我的少年,我不在的时候,都已经孤身一人的长大这么多了啊。
记忆突然被巨大的悲伤淹没,我捂住胸口,良久,站起来,用一种略带冰冷的平静表情望向他。
…………格瑞重伤。
“格瑞受伤了,求求你,求求你帮我救救他……”金带着哭腔说道,他有些期待的望向我:“……他会死的……如果是银的话,如果是银的话一定可以做到的吧?”
我张了张嘴,却说不出一个字来。
恍惚间想起来,陷入沉睡之前发生的一切。
我知道他要去参加凹凸大赛,便在之前就一直劝他,那场大赛是十分残酷的,他不该去那里。
……他可能会死在那里。
我不能失去他,这种事情我想都不敢想。
可是他执意要去,甚至生气的开始朝我吼。
“你不要说了!我一定要去!”
从指间开始的,冷若冰霜的感觉。
“我要去找姐姐!还有格瑞!”
一直一直,蔓延到心脏。
“银你为什么就是不能理解我呢!”
……我能的啊,金。
那么多的,痛苦,纠结,委屈………… 我都是在你身边,一起陪你熬过去的啊。
“果然银你什么都不知道! 什么都不知道那就不要在这里指手画脚!!”
什么?……等等,金…………!
思绪被强行打断,本断裂很久的锁链又层层缠上手脚,冰冷的触感锁住咽喉和四肢。 一片漆黑的世界,思绪落入无边黑暗。
………………金。
直到刚刚,才被呼唤惊醒。
“…………银!!”
金…………?
金……是在叫我吗…………
…………肯定是又出了什么危险……这个笨蛋。
我在那一瞬间睁开双眸,闪身来到他面前。
“银!”他有些惊喜的望向我:“银你快帮我救救格瑞!”
“…………格瑞?”我随着他的目光看向一旁的战场,那银发的少年已经快支撑不住。
可是刚刚涌起的喜悦,就像从头上浇了一盆冷水下来,冻得我发颤。
格瑞…………
“所以,这就是你找我的原因?”
他慌忙点头,带着哭腔恳求我的帮助。
丝毫没有注意到我一点点冷下去的目光。
无边的烦躁涌起,杂带着丝丝无措。
“你喜欢他?”
他犹豫了一瞬,苦笑。
“…………这种事情,银再清楚不过吧。”
是啊,作为他的灵魂,再清楚不过…………
………而且,要是我不救他的话,金估计会…………
思绪被突然响起的声音打断。
“那边两位——-别玩了快来帮忙啊!我一个人撑着很累的!”
……这个声音…………
我扭头望向那个方向,顺便一手刀劈晕要赶过去的金。
那人正单手撑着鬼狐天冲即将落下去的锤子,另一只手扶住晕过去的格瑞。抬头与我的目光刚好对上。
精致的脸,黑发黑瞳,眼角显眼的黒星星。
是他啊。
“银——快过来啊———”
“…………知道了,别吵。” 我看向怀里沉睡的人,最后一丝犹豫消失殆尽。
咔啦咔啦的,有什么东西碎了一地。
最后一次了。
之后我会自行陷入沉睡,你要是真的不再需要我了,就忘记我吧。
我闭上眼睛,把额头抵上他的,慢慢把自我的意识融入进去。自己的身体化为碎片消散于空中,而那怀中的少年却一点点睁开,血色的,纯净的像红宝石一样的,布满绝望的双眸。
我深吸一口气,一闪身来到那黑发黑瞳的少年面前,他望了我一眼,黑眸里闪过我看不懂的复杂情绪。
他松手,借力把鬼狐天冲摔向一边,然后朝我眨巴眨巴眼睛。
“银,”他轻声唤我,语气里莫名带着一种难过:“我们……还会见面的。”
不会,我们不会再见面了。
不过,你为什么要难过?
我看着他消失于空中,开了开口,还是没能把这个问题问出口。
反正,不会再遇见了吧。
冷着眼看向一旁挥过来的散发着电丝的锤子,闪身避开。
“烦死了。”
黑色的箭头不断从我身边冒出,加深着蔓延,组成漆黑的伞状,旋转着提高速度,飞速刺向鬼狐天冲的方向。
“恭喜你……正好撞上枪口。”

我以为,那便是永眠。
在我沉睡之前,自行金的体内分离出来,退后几步,最后一次仔细地看着他的脸。
格瑞刚好醒过来,他扔下裂斩,跌跌撞撞的跑过来抱住金,慌忙地检查他身上的伤口。
…………奇怪,心那里不会痛了呢。
真是,输的一塌糊涂。
我努力地弯起唇角,轻声喃喃。
“…………要照顾好……”
来不及说完,我抚摸着锁紧脖颈的铁链,第一次不那么反感这冰凉的触觉。
他一定能明白的吧。
结束了,一切。


“用……灵魂………代价。”
“好。”
我被唤醒了,再一次的。
我飘在半空中,跟在金发少年身后,静静的看着他去到异次元,拼尽全力把格瑞带回凹凸世界。
我微微叹气。
“确实呢……要是能忘了就好了。” 终究还是放不下,明明都告诉过自己,决定好了放弃的。
不过,既然是为你诞生的灵魂……
…………那就为你做好最后一件事吧。
神明似乎有些意外,但还是颇有兴趣的打量着我。
“你就是他的灵魂?”
“谁规定一个身体只能有一个灵魂的?”
他笑出声来,我看不清他隐在面具后的面容。
“倒也有趣。” 那笑声有些熟悉。 我在心里嗤笑。怎么可能。
“你比我更有趣,传说中肆意妄为的神明大人。”我装做不在意的伸懒腰:“要杀要剐随便你,快一点。”
“哦?但是我要的,可是金啊。”他的声音开始变得轻快:“你知道的吧?银。”
我的手僵在半空。
“为什么你会知道…………”我的名字?
他退后一步,面具从面庞上脱落,露出那熟悉的黑发黑瞳,和眼角下显眼的黒星星。
他朝我咧嘴一笑,露出洁白的牙齿。
我瞪大眼睛。
“好久不见啦,银。”
“金我还是不太想动哎…………你也不想让他死掉,对不对?”
“那我就勉为其难的,把你收下喽。”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