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天下的六合

唤你为辞绝可好?与绝望告别,再也不见。

格瑞小的时候,养过一只布偶猫。      
小小的,金色的卷毛,在阳光下会镶上柔和的,温暖的光芒。      
那只猫意外的粘人,经常在他看书的时候跳到他身侧,蹭蹭他的手臂,然后慢慢蜷缩着躺下。有时,在格瑞摸着猫的头时,猫会添他的手指,温热的,柔软的舌头,这个时候,格瑞就觉得胸口的地方鼓鼓囊囊的,很烫。      
————这大概就是“满足”了。      
年幼的格瑞如是想着。      
他最喜欢在放学的时候坐在窗边,不用开灯,夕阳泛着柔光毫不吝啬地洒下来,或是昏黄,或是浅粉。他靠在窗台上,小猫挨着他躺下,软软的一团,尾巴绕成一圈一圈的。一人一猫就这么安静地坐着,相互依靠,直到夕阳坠下,夜幕降临。      
猫很喜欢吃东西,他给的吃,外面的孩子给的也都吃。这样吃着,吃着,就难免会吃坏肚子。有一天半夜猫肚子疼,在地上一边打滚一边叫,他抱着猫跑到医院去,睡衣都来不及换下。猫不想打针,瞪大眼睛可怜巴巴地望着他,他又好气又好笑,便伸手揉揉猫的头。
“以后外面的东西就不要乱吃了,不要显得我没有喂饱你一样。”他想了想,又补充道:“以后会给你加餐的。”      
“————我会护好你的。”      
然后,猫就死了。      
这是他并不意外的,早就预料到的结局,但场景不太一样。他想象中的,是猫老得不能动了,才在他怀里慢慢闭上眼睛。      
可是,灾难降临的那一天,猫还是活蹦乱跳的,照例地扑过来蹭他,舔他的手指,然后围着房间蹿了一圈,跑出去了。      
猫跑的比往常要快的多,他也不得不抓起项圈就追出去,然后围着院子找了一圈,在篱笆下看见了猫。      那只猫躺在一堆的花瓣中,伸出舌头来舔地上的花。      ————猫能吃花吗?      
他弯下腰把猫抱起来,却不料猫突然弓起身来咳嗽,嘴巴里飘出几片夹杂着血丝的花瓣,然后挣扎着从他的怀里跳下去,摇摇晃晃地往外面跑。      
他忽然想起来最近几天在床上,柜子里,窗台上找到的,沾着血迹的花瓣。      
猫还是跑不动了,仿佛刚刚从房间里冲出来就耗费了全部的力气。他软软地摊在了地上,嘴角溢出花来。肚皮一起一伏,速度慢慢变缓。      
他从没见过这种病症,想着先把猫抱到医院去,但猫的身体显然不足以支撑那么远————他一靠近猫就会不停地吐出花瓣来————于是他只能尽可能的放缓动作坐下,然后把猫抱进怀里。      
这是他第一次直面死亡,看着一个曾经朝夕相处的鲜活生命一点点的离他而去,自己却无能为力。      
“不要死。”他低声说道。      
猫一向是很听他的话的,也很聪明。但这次的话猫可能听不了了,他只能费力地抬眼,望向格瑞。     
那是一双很漂亮的蓝色眸子,干净纯粹,望向你的时候,会一瞬间让你产生出‘你就是他的全世界’的感觉。      
那双漂亮的眸子还是不可避免地,慢慢地失去了光彩。猫把小脑袋耷拉在格瑞的手臂上,瞌上眼睛,最后一片花瓣摇摇晃晃地坠下。      
他终是睡去了。      
格瑞觉得有些奇怪,因为他并不觉得有多悲伤。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把猫搂紧了些,然后走到后院,把他埋了起来。      
他觉得那一个小小的土丘上还少了点什么,不久便恍然大悟,去拿了片木板过来,郑重地插上。      
可是,还是少了东西。      
他有些犯愁,望着干干净净的木板叹了口气。      
————这么久了,连名字都没有给你取一个呢。      
他忽然想起来,每次猫靠在他身边时,阳光照下来,给猫柔顺的白色毛发镀上浅浅的金边。      
于是,他又郑重地在木板上刻上刚刚取好的名字,然后靠着木板坐下。      
夕阳洒下余晖,往常的这时,该是他和猫一起靠着窗台安安静静地坐着了。      
只是今天的夕阳有些刺眼,他微微眯起眼睛,恍惚间,突然想起来,他曾经信誓旦旦的对猫保证过的话。      
“————我会护好你的。”      
今天的夕阳果然刺眼,他捂住眼睛,眼角却干涸得厉害。      
他终究是个骗子。                           

评论(1)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