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天下的六合

唤你为辞绝可好?与绝望告别,再也不见。

骑士长的日常是怎样【二】

【安迷修】 【上】
有雷狮戏份,不过关于他以后还会有一篇。
所以说你们下一篇想看谁的?雷狮假的螺丝还是格瑞金的?
反正一般都多多少少地有镜头啦www
     
你都快忘记自己是第几次做这个噩梦了。      

梦里什么都没有,只余一片荒芜。你拼命地向前跑,像是在被什么追赶,又像是在追赶着什么。      

再快一点,再快一点…………      

可是不管怎么样都来不及,你只能一个劲的向前奔去。直到再一次看见那一摊血迹,和倒在血迹中央的,那具你回忆过千千万万遍的,早已冰冷的尸体。      

“不————!!”      

你再一次从梦中被吓醒,冷汗早已浸湿了纯白色睡裙。你坐在床上拽着被子愣了许久,然后长长地叹出一口气。      
“…………又是这个梦啊。”      

“姐姐?姐姐你没事吧?!”不出你所料,很快房间门口就传来了略显急促的脚步声,声音的主人似乎在房门前犹豫了下,才小心翼翼地开始准备敲门:“……姐姐?”      

你起身去打开门,蹲下身来对着慌忙跑过来的少年抱歉地笑笑:“吵醒你了吗?”   

“没有没有!”他急忙摇头,脸慢慢涨红:“我只是有点担心姐姐…………”      

你扬起笑容伸出手去拍拍他的头:“在下没事,不用担心我。快去睡吧,明天还有训练哦?”      

“那,那个…………”他有些犹豫地拉扯着衣角,然后突然下定了决心一样,仰起头和你对视。      

你:“?”     

“晚上……我,我可以和姐姐一起睡吗?”他的声音小小的,却又十分清晰:“我保证明天会好好训练的!”      

他的眼睛是碧绿的色泽,稍稍有些偏蓝。现在,这双漂亮纯粹的碧绿色眼睛正一眨不眨地盯着你,很是认真,让你也不由地严肃起来,压下那几分想要逗逗他的心思。      

“安迷修。”      

“在!”他下意识站直身子大声回答。      

“进来,上床,盖被子,睡觉。”      

“是!”他瞬间恢复笑容,一脸兴奋地从你旁边绕过,抱着枕头“哒哒哒”地扑上床,甚至快速还滚了个圈,然后更加迅速地盖好被子把自己缩成团。      

果然还是小孩子啊。      

你微微笑着如是想到,转身关好门,然后掀起被子躺进去,摸摸旁边拱起的一小团:“晚安。”      

被子里面动了动,轻轻地应了一声。      

你很快就入睡了,可能是有人陪在旁边的原因,噩梦并没有继续下去,你好像只是陷入了一片深沉的黑暗中,周围温暖得令人安心。     

第二天早上安迷修醒的有些晚,抱着被子打哈欠揉眼睛起身的同时,一眼就看见了门口一人一猫大眼瞪小眼的场景。      

“嘉德罗斯!”你一脸肉疼地指着木门上的几道明显的刻痕:“你这样太过分了!”      

“喵!!”      

“还有骂人是不对的!”你伸手去掐面前那只大肥猫的两颊:“都说了我不是渣渣啦!而且我昨天晚上又不是故意锁门的,明明就是你回来太晚自己关在外面了嘛!”      

“喵喵喵!!!”      

安迷修眨巴眨巴眼睛看着你们俩的互动,习以为常地叹口气,翻身起床迅速套好衣服跑到你身边,然后露出灿烂的笑容。      

“姐姐,早上好!”      

“啊?”你一边躲避面前肥喵的抓挠,一边回过头去浅笑着回答:“早啊安迷修,去洗漱吧,吃过早饭就要照常开始训练了。”      

“是!”他像模像样地向你敬了个礼,头上的呆毛也随之动了动。你望着他开开心心地跑远,慢慢抱紧了怀里的罗斯。      

“哎………果然呐,年轻就是好。”你眯着眼感叹道:“比某只熊孩子蕾丝要可爱太多了。”

“喵喵。”罗斯大爷十分给面子地应和了你一声,也许是刚刚打闹得比较累,他已经收起了爪子瘫在你怀里准备挺尸。你抽了抽嘴角,眼看着这位大爷是不想动弹了,只能费力地把他捞起来向外走去。      

“好重好重…………我记得刚刚把你捡回来的时候你还不这么胖啊……难道是吃多了…………”      

你突然停顿了一下,刚好路过巨大的落地窗,阳光透过玻璃碎碎地撒了一地。窗外是巨大的花园,柔和温暖的景象,侍女打扫时不经意看见了你,赶忙微笑着垂首向你提裙行礼。      

你的笑容僵了一瞬。有什么东西不太对。      

不过很快你就反应过来了,迅速把那种略带焦躁的情感压下,重新扬起笑容,恢复成平时那个温和有礼的骑士长形象。      

你知道有哪里不对了。但那种变化是必然的,当一个人来到和他原本习惯的环境截然相反的状态下时,焦躁不安是不可避免的。就像把飞鸟投入海里,就算他进化了能自如的保持呼吸,海水也会慢慢地浸透每一根羽毛,堵塞住清凉的眼眸,让那一颗曾经鲜活温热的心,一点点僵硬,直至坠入永恒的深渊,直至停止跳动。      

你深吸一口气,嘴角的弧度愈发上扬。      

可是你早已失去继续翱翔的资格,在很久以前的那一天,鲜血化作利刃,一刀一刀地割去了你的翅膀。在手心的温度消失的同时,你的身前就再也没有人护着了。

“姐姐————!”不远处传来的呼喊使你回过神来,你抬眼看向那边,小小的少年正朝你挥手:“我已经吃完了哦————”      

你笑着点头回应他,看着他兴高采烈地跑到你身边,便伸手揉了揉他的脑袋,戳了戳那根一晃一晃的呆毛。然后把已经完全进入挺尸【熟睡】状态的罗斯递给他。      

“安迷修先带他去外面等着吧,在下准备一下就出来了。”      

“好!”      

但是你还有必须坚持的事情,还有不能退后的理由,和还未实现的诺言。      

“…………嘛。”你有些无所谓地笑笑,眼里最后一丝波澜也平息下来:“走一步算一步咯?”大不了抽时间去多接一点任务发泄下好啦。      

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你便出门去和安迷修会合。上午你要监督安迷修的训练,顺便找时间和他对练以便他快速掌握实战经验。时间在剑刃相撞的间隙中飞速流去,你转头避开袭来的木剑,顺着力在他手腕处一劈,木剑“啪嗒”一声掉落在地上,他愣了愣,泄气似的一下子坐在地上,头上的呆毛也焉了下去。      

“好,今天的训练就到这里吧,辛苦啦。”我拾起木剑递给他:“技巧和灵活方面还需要练练,等有时间在下再看看你适合单剑还是双剑好了。”      

“姐姐,为什么不能给我配真正的剑呢?”他有些嫌弃地颠颠手里的木剑:“要是有一把真正的剑的话,说不定就能多撑几个回合了。”      

“…………恩,说的也是。”我笑笑:“不过不行哦。”      

“哎?为什么呀?”      

“道理以后在下会说给你听的,现在先好好练基础吧。”我提起给卡米尔带的甜点和他告别:“下午还有礼仪课吧?趁现在还有时间要好好休息哦。”      

“嗯嗯!”他点点头,然后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赶忙拉住要走的我:“姐姐,还有一件事!”      

你:“?”      

“就是说……今天是其实是我的生日…………”他低下头,绯红开始从耳尖蔓延向脖颈:“姐姐可以今天晚上早点回来陪我吃晚饭吗……?”      

你歪头想了想,晚上好像还要参加个什么晚会,不过人来的比较多,你也不是主角,趁乱逃走什么的应该可行。      

“好的呀。”你浅笑着回答:“在下到时候再帮你带礼物回来。”      

“不,不用啦!”他红着脸慌忙摆手:“姐姐能来就很好了……礼物什么的不用…………”      

“哟,打扰一下。”      

突然响起的声音把你们之间的温馨气氛瞬间打破,不必回头都知道这是谁的声音,你垂眸换上疏离客套的微笑,拉住安迷修转身面对他行礼。      

“日安,雷狮殿下。”      

“这就是你那个宝贝弟弟?”面前的少年眯眼勾起唇角,精致的面庞上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为了他竟然还耽误给我上课的时间,看来果真是宠的不得了。”      

上课不是下午吗……?你感到有些莫名其妙,很快把这归结于他嚣张的性子,于是屈着身上前一步,侧过身挡住他打量的视线。      

“好了好了,瞧你紧张的那样子。”他呲笑一声,转身向训练场的方向走去:“我对他没有兴趣,你放心。”      

“最好是这样。”你低声地自言自语。回头安慰叮嘱了安迷修几句,便快步朝雷狮离开的地方追去。他说耽误了就耽误了吧,大不了不吃午饭等下再送点心。      

你所不知道的是身后的安迷修慢慢握紧了双拳,眉头也不知不觉皱紧。     

“…………总有一天,换我来保护姐姐。”      

下午的训练进行得也还算顺利,雷狮各个方面的能力素质都很好,天赋也不错,不过你虽然只用了五成力,也还是靠着身体韧性的优势和常年累积的经验,没有让他占到丝毫便宜。      

“洛安,为什么不让我用兵械?”他在休息空余的时候突然问道:“反正以后都要接触的,早点熟悉不是更好吗?”      

“首先,在下觉得按照最基本的礼仪,您不该直呼在下的名字。”我靠在一旁盘腿擦拭着佩剑:“再者,您杀过人吗?”      

“…………没有。”      

“那您看到过杀人吗?”      

他想了想:“这个倒是有过,以前宫里有人犯了事,就是被被当众斩首的。”      

“那请您先做好杀人的觉悟和被杀的准备。”你把剑收回剑鞘:“在这之前,在下不会把武器交予你。”      

“或者您想听直白一点的说法,那就是在您做好准备之前,您配不上那把武器。”      

“……那还真是够直白。”雷狮扯了扯嘴角,选择转移话题:“你今天晚会会来吧?”      

“会的。”不过时间差不多你大概就会走了。      

“那我就放心很多了啊。”他轻声笑起来,那声音很是低沉悦耳:“听说……今天晚上会有人来捣乱呢,刺杀父王什么的……说不定就和几年前那次异变一样哦?”      

你跟着笑起来,眼里却闪烁着冰冷的光芒:“那在下会多加安排防备的,请放心。”      

“还有一件事……”你的笑容愈发灿烂,微微俯身凑上前去,用手臂勾住他脖颈,脸颊只差一点点就能触碰到。远远看来,少年少女相互依靠着,好不亲密。      

将手套里掩藏的冰凉坚硬物体轻轻抵上少年的脖颈,你保持着微笑继续说完:“……雷狮殿下,您觉不觉得,在别人面前揭别人伤口是一种不礼貌的行为?”      

他也继续笑着,丝毫不见紧张情绪:“你不会杀我的。”      

“要是几年前,您现在估计已经不能再说话了吧。”你笑嘻嘻地把手臂收回,然后起身拍拍身上不存在的灰尘,转身离开。      

“真可惜呐。”      

下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你抱着猫在草地上睡了一觉,卡米尔叫你醒的时候,正赶上晚会开始。      

晚上会有人来捣乱吗…………      

你打了个哈欠揉揉眼睛坐起来,笑着和卡米尔道了声谢。      

…………那不是最好吗?      

换上繁琐的服装,配刀在国王的命令下不能带入。你有些嫌弃礼服上面层层叠叠的蕾丝花纹,提起裙摆就走到角落里去坐下,贵族们谈笑攀谈,侍者来来往往,基本上没有人注意到你。      

你一眼看到了被拥在人群最中央的皇帝,然后是不远处和其他贵族少年少女们说笑的雷狮。你移开视线,端坐在角落里注视着每一个值得怀疑的人。可惜的是人人脸上都是保持微笑用的公式化面具,你基本上看不出啥来。      

你看了看钟,再过十分钟你就该走了。      

异变在一瞬间发生,在你把视线从人群中移开的同时,一直在雷狮身后低着头默不作声的侍女突然从袖子里抽出一柄短刃,飞快地刺向他。雷狮迅速反应过来,偏头堪堪躲过,侍女回身又是一刀,被冲过来的你一脚踢中手踝,连连倒退几步。      

贵族们早已惊叫着散开,国王也被转移到安全的地方,最近的侍卫赶过来大概要五分钟。踢了一下手踝刀还没脱手,要不是收回得快说不定还要被一刀劈在脚上,看来是职业级别的高级杀手,不然一开始你不至于发现不了。厚重繁琐的服饰会大大降低速度和敏捷性,可是也没有多余的时间脱下。对方有一柄短刃,整体杀伤力不高但刺中要害也很麻烦,你这边暂时没有实用性武器。后面还站着个不知道会不会帮倒忙的刺杀目标。      

短短几秒钟脑海里已然闪过千丝万缕,你低声嘱咐雷狮:“呆在我身后别动,不要把自己暴露在她的视线之下,不要跑到那群人里面去————现在已经分不清谁是敌是友了。”         

来不及等待回答,你扬起笑容转身站直看向对面握着短刃随时准备冲过来的侍女,视线在她那把刀上停留片刻:“呐,这位小姐,拿刀可是很危险的哦?”      

她的眼中已然不带任何情绪波动,握着刀继续冲上来。你退后几步闪身避开,刚想抽出一直藏在袖子里的袖剑回击,后跟却突然被长长的裙摆拌了一下———      

————啊,大意了。      

腹部传来冰凉的触感,你垂眸看向那把已经捅穿你腹部的短刃,又看看双手沾满鲜血的侍女,她似乎没想到会这么顺利,眼中闪过一丝诧异。      

站在你身后的雷狮也没有想到这样的变故,他咬了咬牙就准备冲上来,却猛然抬头瞥见你的余光。      

微笑的面具已经完全卸下,冰冷中夹杂上了一丝丝兴奋,仿佛对疼痛毫无知觉,已经迫不及待地去享受这场打斗。      

在她愣神的那一刹那,你迅速握紧了她的手腕把刀拔出来,鲜血浸湿了白洁的衣裳,你微微弯腰趁着空隙对着手肘就是一拳,刀终于脱手掉到雷狮脚边,雷狮马上反应过来,一脚将其踹到了不远处桌子底下。      

“不错。”你轻声赞扬了一句,然后把注意力放回到面前的侍女身上。她似乎还想进攻,你呼了口气,右臂防住她袭面而来的拳头,一脚踢上她的小腹。伸手扣住咽喉,又往小腹重重地击打三拳。整个动作一气呵成。      她没有想到你的动作会这么快,眼神已经开始慢慢涣散,看来已经失去了反抗能力。你折下她的双手按在地上,膝盖顶住后背,回头望了一眼已经看傻了的雷狮:“护卫来了吗?”      

“……来了,应该就在外面。”      

“行,那就交给您了。”你让雷狮走近来:“在下就先走了。”      

“可是……你的伤……”      

“不碍事。”你转过身向外面走去,头也不回地摆了摆手:“您身上应该也有带随身的武器吧?准备好,在遇到您信任的人之前不能放松警惕。”      

你走到门口,回过头朝他笑了笑,深墨色的眸子里闪过丝丝亮光,和平常的温和截然相反的表情,张扬得很是嚣张:“作为在下唯一的学生,死在这里就未免太窝囊了哦?”      

他已经反应过来,抽出腰间别的长剑,转头回以更加嚣张不羁的笑容:“啊,知道了。”      

“还有,你这样看起来…………真的是顺眼多了啊?”      

懒得回答,你迈出门去,晚风凉凉地吹过耳侧,腹部传来凉飕飕的感觉,你皱眉低头看了眼被染红的华服,接过已经快看傻的侍卫手中的剑,快步走出皇宫上了自己的马车。      

“走。”                                                                                                                                    

评论(3)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