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天下的六合

唤你为辞绝可好?与绝望告别,再也不见。

骑士长的日常是怎样(三)【安迷修】【下篇】

你微微叹了口气,尽可能放轻动作走上前。偌大的餐厅,餐桌中央摆了一个蛋糕,上面的蜡烛还燃着,一旁的孩子却撑着脑袋已睡着了。      

你也学着他那样撑着脸坐下,顺便朝一旁慢悠悠地晃进来的嘉德罗斯“嘘”了一声。他转头看看安迷修,难得没有无视你的意思,快步跑了几下跳到你的怀中来。      

“喵?”你受伤了?      

“恩,没什么大碍。”我把他抱起来,放到一旁的垫子上,继续轻声说道:“但是要等明天才能抱你啦,现在还没来得及包扎止血,要是再压得伤口开裂了会很麻烦的。”      

“喵喵喵!”那就赶紧去包扎啊渣渣!      

我赶忙捂住他的嘴巴,又看看还在沉睡的安迷修,才松了一口气。      

“小声点啊喂……都说了没关系的啦。”我松开手,朝他笑笑:“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不会痛的。”      

他望了我一眼,金色的眼眸里闪过一丝我看不太明白的情绪,就继续蜷缩着趴下补眠了。我眨巴眨巴眼睛收敛了笑容,开始望着桌子上的烛光和旁边睡着的孩子发呆。      

明天要好好和安迷修解释啊,这孩子没等到我一定很难受吧…………要不和雷狮说一声明天下午请个假带他出去玩?      

你越想越觉得可行,毕竟你今天晚上好歹救了他一命,一命换一假,还是可以的……吧?     

大堂里的座钟突然“铛铛铛”地响起来,你扭头看看时间,起身想去调小声音,衣袖突然被拉住,安迷修刚刚已经醒了过来:“姐姐你回来了!”      

你愣了一瞬,回头微笑:“恩,是啊。”      

“抱歉有些事情耽误了。”你背对着他把衣服收紧遮住血迹,庆幸着今天选择的是偏暗红色的服装很好地掩饰,再回过头来面对他:“可以原谅在下吗?”      

“没关系的!”他急忙摆摆手:“姐姐能来我真的就很开心了……”      

我朝他笑着,暗暗感叹在马车上简单把血腥味遮掩掉大部分真是明智的选择,然后发现面前的少年略带紧张地把我上上下下打量了几遍,才如释重负地舒了一口气。      

你:“…………!”      

别吧这么快就被发现了吗??看来松懈这么久果然各个方面的能力都下降了啊…………      

片刻,他紧紧上前一步抱住你,头轻轻埋在你的肩上。你挑挑眉,确定不会碰到伤口倒也随便他抱紧,只是心底还有些奇怪。      

“…………姐姐。”他忽然低低地开口唤你,抱得也愈发紧:“我梦到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了。”      

大座钟敲出的声响还在餐厅里回荡,已经午夜了。      

你沉默地回抱住他。      

暮色染红天际,圆圆的落日刚刚落下去一半,小小的少年坐在栏杆上摇晃着腿,等着师父回家吃饭。可是他等来的只有一个浑身染血的骑士,和一把已经破碎的剑。      

“我很抱歉。”那骑士沙哑着声音递过剑,然后在少年面前单膝跪下,坚硬的盔甲折射着落日的余晖,是十分冰冷的光:“是我的错。”      

“所以要在这里杀了我,也没关系。”      

虽然她低垂着头,少年还是可以把骑士的眼眸看的清清楚楚,银白的色泽,略微有些偏金,像极了这即将坠下的落日,是冰凉而又漠然的光。明明是如此冰冷的眼睛,却不时闪过夹杂着懊恼,疲倦,以及悲伤到了极致的感情。      

身体比思绪更早做出判断,他上前一步拥住她,头轻轻埋在仍沾有血迹的肩膀上。      

骑士微微惊讶地睁大眼睛。      

“不用自责。”他低声喃喃着,努力压抑着颤抖,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可靠又平稳:“师父早就料到会有这么一天了,他早就做好准备了。”      

坚固而散发着寒气的盔甲搁得他生疼,可他还是一点点抱紧,絮絮叨叨地小声说着师父之前留下的事物。骑士沉默地听了片刻,开口打断他。      

“为什么…………?”      

他眨巴眨巴眼睛想露出微笑,刻意去忽略掉眼角边的湿润痕迹,眼泪却开始大滴大滴地往下掉。      

————因为你看起来就要哭出来了呀。      

“不杀我吗…………”她似乎低低地叹了一口气,然后认认真真地回抱住,手一下一下地轻拍安迷修的背:“真是一模一样的善良得无可救药。”      

“不过没关系。在下发誓,会护你到底。”      

敲荡出的声响不知何时停息,你慢慢垂下眼眸。      

“姐姐,你身上有血的味道。”他吸了吸鼻子,退后一步正视你:“你可以答应我,不像师父那样不告而别吗?”      

你歪了歪头,浅笑着伸出手去弹他脑袋:“小小年纪想什么奇奇怪怪的,多愁善感的小孩在下可不喜欢。”      

“哎…………!”他捂住头:“我好不容易伤心一下的说……!”      

旁边的嘉德罗斯打了个哈欠翻过身,心底暗暗嘲讽,怕是想得出这么蠢的安慰方法还能配合得上的就只有你和安迷修两个傻子了吧。      

“好……那么接下来是生日礼物。”你略带不好意思地咳嗽了一声:“因为有些急……所以给你一个特殊的礼物好啦!你之前有和我说想看看来着……”

他抬起头来用期待MAX星星眼地看着我。      

你有些不自然地移开目光:“安迷修。”      

“在!”他兴奋地迅速站直站好。      

你抬起头来,抿了抿嘴唇,眉眼间慢慢开始严肃认真。      餐厅的橘黄灯光柔和又肃穆,你抬眼望他,银金的眼眸澄澈得几近透明。你轻轻启唇。

     

“听好了。”

“谦卑与正直是我的守则。”      

“怜悯与牺牲是我的灵魂。”      

“英勇与公正是我的荣耀。”      

安迷修认认真真地注视着你,绯红慢慢爬上被遮掩的耳廓。      

“我发誓善待弱者。”      

“我发誓勇敢地对抗强暴。”      

“我发誓抗击一切错误。”      

“我发誓为手无寸铁的人战斗。”      

嘉德罗斯动了动耳朵,歪过头来看。      

“我发誓帮助任何向我求助的人。”      

“我发誓不伤害任何妇人。”      

“我发誓帮助我的兄弟骑士。”      

“我发誓真诚地对待我的朋友。”      

“我发誓…………”      

你执起他的手,闭上眼送到唇边无比庄重地落下一吻。      

像羽毛一样轻轻的声音继续,清冷低沉。      

“…………对所爱至死不渝。”  

----------————————-——-————
据说安迷修在收到这份大礼之后整个人都红掉了呢。
所以说果然还是很可爱啊。 

所以有没有人呐……你们下一篇想看谁的啊……
瑞金凯,雷狮的都可以啊啊啊                                                                                                                                    

评论(6)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