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天下的六合

唤你为辞绝可好?与绝望告别,再也不见。

魂锲之回忆杀(1)

           晴明从小便是不受欢迎的存在。
           嗯,很不受欢迎。
           晴明自己也知道一点原因,大概是因为天生一头青丝如雪,长得也很像狐狸,又从小看得见别人看不见的东西,所以大大小小的孩子都不会和他玩。
         甚至他一个人坐在庭院里,还会有路过的孩子朝他丢石头,木块。有时砸到了身上,他愣愣的望着血流出来,伤口不一会儿就会自动痊愈,他甚至连痛都感觉不到。   
        然后那些孩子就会更放肆的喊着:“妖怪!”“怪物!”“快滚出去!”
            那个时候,他就知道自己有个白狐化成的母亲,他是妖怪的孩子,是身为“半妖”的存在。
             他也知道,自己受欺负,也和母亲有着大大小小的关系。
             他还记得,父亲书房里有一副很大的画卷,挂在墙上,但是用幕布遮着,看不清楚。只能在烛光的照耀下,隐隐的看出一个女子的轮廓。
             可是父亲从来没有给别人看过。
             只有一次,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那天,他深夜惊醒,睡不着就走到外面去看月亮,满天繁星点点闪烁笼罩着他,月光化成薄纱披在他身上,有些凉。他走进房里去拿了被子披在身上,走出来时,猛然看见了父亲书房里闪着点点烛光。
              好奇战胜了害怕,他轻轻的掂起脚趴在窗边,父亲正一点一点的掀起那块幕布,他努力扬头看清,却在幕布完全掀起时险些叫出声来。
               脑海里只剩下一句曾在古书上看过的话。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

                画上的女子白发墨瞳,面若桃花,眼下描了淡淡的红印,平平添了几分妩媚。她那双桃花眼望着你,只是望着就能让你陷进去。
                已经不是“漂亮”能形容的了。
                晴明紧紧的捂住嘴,蜷缩在窗下,忍不住颤抖,激动的快要哭出来了。
                那是他的母亲。 他的仅有一面之缘的母亲。
                因为他而难产死的母亲。

评论(1)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