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天下的六合

唤你为辞绝可好?与绝望告别,再也不见。

今天的阴阳师依然没救了 (一)
茨木童子已经昏迷一星期了。
酒吞童子在一周前把他揍晕,后来就一直醒不过来。惠比寿爷爷,樱花桃花都没办法,莹草更是表示自己已经不奶很多年了。
酒吞犹豫了一会儿,只能来找晴明。
八百比丘尼看了后,很严肃的告知他:“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要做好最坏的打算。”
晴明意识到不对:“你到底干了什么?”
酒吞皱着眉头:“我一周前去找红叶,他又来吵我说要和我打一架,我揍晕了他后就去追红叶,结果第二天去喝酒时他还躺在那里,然后就一直没醒。”
博雅道:“是打重了吧。”
八百比丘尼摇头:“不一定,他的身体已经痊愈了,但还是醒不过来。”
酒吞没办法,就把茨木放在了晴明这里,并威胁道:“要是他掉了一根头发保证不弄死你。”
晴明无力扶额:行吧又一个麻烦。

唔,好困…………不行,不能继续睡了……得起来上学,顺便再看看茨木木……还得把昨天留着的蓝符抽了……狗粮喂给茨木木好了……
我努力的伸出手去够手机,想看看我家茨木木的美貌再起床,结果手刚伸出去,就立马被握住。
“茨木大人!你终于醒了!我这就帮你去叫酒吞大人!”
我一脸呆滞的望着身着紫衣的娇小女孩蹦跳着出去,哈?你叫我什么?不对,你刚说要叫谁来?
我挣扎着起身,结果一下撑空,直接向床下栽去。
我靠。
在我就要落地时,落入了一个坚硬而温暖的怀抱。
好温暖。
我想着,扬头看清,撞进了一片赤红。
“喂,你要在本大爷身上赖多久?”红发紫瞳的男人趴在地上眯眼问我:“本大爷的怀抱很舒服吗?”
我沉默着起身,想了想,给了一个很中肯的答案:“很硬。”
“…………”酒吞愣了愣:“茨木你傻了?”
这个时候不应该叫着‘吾友吾友’的扑上来吗?
茨木茨木…………为什么一个两个都叫我茨木?我皱皱眉头,却在一瞬间愣住。
等等,这不是我天天在阴阳师里面揍的脸吗?
我僵硬的一遍又一遍打量他,红发紫瞳,穿着暴露,后面背个鬼葫芦…………
酒吞。
酒吞!!
我表面淡定实则惊恐的退后几步避开他伸过来的手。 一定是我起床的方式不对没错一定是这样!!
酒吞有些不爽,这家伙今天这是怎么了?晕了这么久傻了?
“喂茨木,陪我去喝酒!”
“不。”我摸了摸头上的角,再看看右边空掉的袖子,直接拒绝:“我……吾不喝酒。”
“哈?”酒吞慢慢解下背后的鬼葫芦:“再说一遍?”
我冷冷的望着他:“吾.不.喝.酒。”
谁叫你总是欺负我家茨木木!剧情里面我看你不爽很久了 !
他扛起鬼葫芦就给我来了几发。
我转身避开,身后的墙立马化为灰烬消失不见。
刚想走,我却憋见墙后站着的小小身影,哎?小孩?
眼看就要鬼葫芦就要上来了,我赶忙把后面的小孩子抱在怀里跳开去,顺便一把塞给了喊着‘宝宝’扑上来的姑姑鸟手里:“保护好他!”
姑姑一脸蒙蔽的接过:“哦……”
拜托你了姑姑!我又朝着另一边跑去,我靠酒吞真是难缠……
姑姑和小孩望着酒吞追着我跑远。
小孩:“好强大而美丽的妖怪!他十分符合我的大义,我想让他做我的伙伴!”
姑姑:“额……你喜欢他?”
小孩:“喜欢!”
姑姑捂住他的眼睛:“那就别看了,家暴。”
小孩:???

我一边跑一边打量地势,吓坏了一路的樱花桃花山兔孟婆等吃瓜群众,又压坏了判官写了一地的死字,就在我要残血跑不动时,终于看见了熟悉的黄色身影。
“拜托帮吾插个旗!”我侧身避开攻击:“算了爷爷汝还是快跑吧!”
“哎?你叫我什么?”惠比寿爷爷一脸蒙蔽。
我顾不上解释,抄起爷爷(和鱼)就往外跑。
我去这里怎么这么大!
不过我家茨木木的体力好好可以跑这么久(并不)嘿嘿~
在拐角处我放下了爷爷,叮嘱他要是我死了就让桃花用‘桃华灼灼’帮我复活的时候,酒吞追上来了。
爷爷递给我一个锦旗,然后拍拍我的肩,自己遁了。
我握着旗子,看着站在我面前的酒吞 。
完了要死。

评论(7)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