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天下的六合

唤你为辞绝可好?与绝望告别,再也不见。

今天的阴阳师依然没救了(二)
我看着他,条件反射的转头就跑。
好痛!
我回头来瞪着他,他一只手抓着我的角,另一只手掐紧我的下巴强使我望着他:“胆子大了,嗯?”
我看着他紫色的瞳孔中,倒映着我的样子,苍白,无力,仿佛任人宰割。
不对。
茨木木不可以这个样子。
哪怕是强占他身体的我,也不行。
我努力仰头与他平视,艰难的挤出一个略带不屑的笑:“唔…………酒吞……童子………”
酒吞似乎被我对他的称呼吓到了,手松了松,我趁机挣开他,退后几步拉开距离,放下手中一直紧握着的锦旗,右手向地面一按,身体本能的妖力释放:“地狱之手!”
酒吞来不及防御,倒着飞了出去,撞在了墙上,躺在一片废墟中。他摇摇晃晃的站起来,咳了一口血,不可思议的望向我这边。
我动动被震麻的手,感受体内所剩无几的妖力,确定了好像用了全力。还要谢谢爷爷给的旗,刚回复了不少。
哎呀,把我家茨木木的cp揍了,会不会被茨木木打?
不过已经打了,还真爽。
我慢慢踱到他面前,嘴唇动了动:“老虎不发喵,汝当吾病危啊?”
他显然听不懂,一脸不可置信的望着我:“你……你刚叫我什么?”
“酒吞童子啊,”我坏心眼的笑笑:“汝不叫这个名字吗?”
“不…………”他摇摇头:“我已经不是你的挚友了吗?”
“呵,”我不想多和他废话,转头就走:“吾为何要让一个整天沉迷于酒和女人的妖怪做吾的友人?”
哈哈哈哈哈酒吞你也有今天啊哈哈哈哈哈哈!!我心情大好,然而刚走出几步就被拦住。
“言灵.缚!”
我看了看身上缠绕的黑色锁链,又看看面前笑得一脸诡异的银发蓝衣的青年,有种不好的预感。
“晴明?”我挑挑眉。
“两位打完了,要不要算一下赔偿问题呢?”他笑眯眯的望着我们。
晴明背后一片废墟,许多式神站在倒塌的房屋间望着我们指指点点,其中就有我救下的孩子和姑姑。
那孩子面无表情的向我挥挥手。
哦,狗子啊。我这才看清他的脸,也朝他点点头。
没办法,妖力用完了,手动不了。
晴明和酒吞加上一众吃瓜群众目瞪口呆的看着我们。
我靠他们什么时候认识的?!!
我重新看向晴明:“那么,需要什么补偿吗?”
晴明‘啪’的一声打开折扇,遮住嘴:“这个嘛……就要大江山的鬼王欠我一个人情,如何?”
酒吞点点头,爬起来招呼我:“走了。”
我不理他:“我呢?”
晴明惊讶的望向我。
“我和他不一起,而且这次的事本就是我造成的,我想我也应该道歉。”我对晴明说:“有什么可以帮到你的吗?”
晴明愣了愣,突然说道:“你可以来做我的式神吗?”
“晴明!”一旁的酒吞头上青筋暴起:“你不要太过分!”
“可以。”我毫不犹豫的点头,这种情况,还是在晴明这比较保险。
“茨木,你…………”
“我说过了,酒吞童子。”我目光冷彻的望向他:“我已经不会再追随你了。还有,不要以为我真的打不过你,我离开你,反而会更强。”
你以为我每次打探索时都是叫谁对着你打!
他一脸失意的走了。
我给自己打个满分:干的漂亮!叫你不理我家茨木木!
然后回头,一大批人(妖)就围上来了。
晴明:“茨木童子,你又和酒吞闹矛盾了?”
博雅:“你来的正好,陪我打架去!”
惠比寿爷爷:“看来用不上桃花了呢,要不要我再插只旗?”
大天狗:“你真的好强,要来和我一起实现大义吗?”
我看看远处泡在鱼塘里抱块石头睡觉的荒.水懒.川,又看看正在打量我的阎魔大人,最后低头看看拽着我衣角的大天狗,确定了这是个欧洲人家。
不留下来吸点欧气我都觉得对不起自己啊哈哈哈哈哈~~
不不不(正经脸)我是留下来调查事情真相的,对就是这样。

留下来的第二天,我就以带孩子为代价留下来看晴明召唤式神。
我歪着头看他拿蓝符,磨墨,画符,好像也没什么不一样嘛…………
光芒大盛。
粉白色头发的青年站在我面前。
一目连。
呵呵,差距太大了。我无力扶额。
再抬起头时,晴明把另一张蓝符递给我:“你也试试吧。”
我面无表情的接过。
不要以为你是欧洲人就可以调子!笑什么笑!姐姐好歹也是偷渡成功了的!我家的茨木木超厉害的哦!
我想了想,写了个‘木’字上去。
一样的光芒闪过。
“哎,这只是什么?”晴明凑过去看看:“好奇怪,不认识的式神哎……”
不认识?我抽到什么奇怪的东西了?
我也凑过去看,却在下一秒睁大眼睛。
穿着黑白熊猫服的女孩蜷缩在法阵中间,乌黒的长发散了一地。
我走到符阵中央,颤抖着把她的脸转过来。
瞬间五雷轰顶。
这是一张我可以天天在镜子里看见的脸。
我原本的脸。

评论(3)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