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天下的六合

唤你为辞绝可好?与绝望告别,再也不见。

今天的阴阳师依然有病(三)
晴明愣愣的看着我把女孩抱起来:“茨……茨木童子,你在干嘛?”
“汝不是让吾带孩子吗?”我一脸的理所当然:“这个孩子吾要了,归吾带。”
“宝宝!飒!”
我侧身避过射过来的伞箭,顺便把女孩扛在肩上:“姑姑汝冷静!”
“宝宝不是那么抱的!会搁着她的!”姑姑从门外飞进来:“快放下给我!”
我还没反应过来,手中就一空,女孩转眼就到了姑姑怀里,姑姑瞪着我,用翅膀一下一下的拍着女孩。
“还给吾。”我捏紧爪子,一步步向姑姑走过去:“不想让她死的话,就还给吾。”
“什么?”晴明走过来挡在我和她之间:“你认识她?她要死了?”
“吾不知道,但不把她给吾,就不会有什么好事。”
我朝姑姑伸出爪子:“还给吾。”
晴明为难的看了姑姑一眼,姑姑这才万分不愿意的递过来:“给我好好抱孩子啊!”
我小心翼翼的接过来,发现公主抱单手根本做不到,于是还是扛着了。
气的姑姑一道‘伞箭’就过来了。

好不容易把孩子要过来,我把她放在我的床上,自己在一旁看书。
“唔……”女孩一点点转醒:“吾,吾友?”
我望着她,看着她的眼神从涣散到清明:“醒了?”
“汝,汝为何人?”女孩警惕的望着我:“为何扮成吾的样子?”
我叹了口气,递过去一面镜子:“果然是你啊,茨木木。”
她僵硬的看了看,又看了看我。
…………

“啊啊啊啊汝放开吾吾要去找吾友啊啊啊啊!!”
“茨木木你淡定!”我把她强压回去:“你要是出去我们都死定了!”
“啊啊啊吾不管吾要去找吾友!”
“你看看你这个样子!出去就会被吃掉的好吗!”我努力的捂住她的嘴:“这是我的身体!我的身体哎!你不心疼我心疼啊!”
结果她直接咬了我一口。
好痛!
我条件反射的收回手,她跳下床就跑了,我立马跟着跑了出去:“茨木木!回来!”
然后就看到她‘啪唧’一声摔在了门框上。
我:…………是还没掌握好平衡吗?
不管怎么说,我还是把她带回去了。
她一直捂着头上的伤口瞪着我。
我叹口气:“茨木木你别这样,我也不想的啊…………而且你现在肯定打不过我,还是安安静静的听我把话说完,Ok?”
她扭过头‘哼’了一声算是答复。
于是我给她解释了半天,也不知道有没有听进去,只有在我说我把酒吞揍了的时候她不可置信的看了我一眼:“不可能,吾的身体不可能打赢吾友!”
“是是是,打不赢打不赢……还有我和你说了要用‘我’和‘你’来称呼啊。”
“吾……我知道了。”她不服气的望着我:“那为什么不去找晴明?他帮忙不就好了吗?”
我摊开放在一旁的书,指了某一页给她看。 身体互换,为上古禁忌之术,互换之人,只能在对方…………的时候换回来,而且不可让旁人得知自己的身体不对,否则重要的人会受到巨大的伤害。
“这里是什么?”她皱皱眉头,指着其中一处漆黑的焦印(打‘……’的部分)问我。
“我也不知道,但肯定不能让别人知道就对了。”我扬扬手上的伤口:“走吧,去找惠比寿爷爷看看我们身上的伤。”
她沉默了半天,把手递了过来。
我笑着握住。
门忽然被撞开,红发紫瞳的鬼王站在门外向我怒目而视。
我一脸茫然的望着他。
我靠怎么又是你!

评论(6)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