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天下的六合

唤你为辞绝可好?与绝望告别,再也不见。

今天的阴阳师依然有病(四)

我一脸茫然的望着门外瞪着我的酒吞,下意识把身后的女孩挡住。
要是茨木木控制不住自己那就死定了!
酒吞看都没看他一眼,直接把我拉过去:“你手怎么了?”
“哎?”我顺着他的视线望下去,这才发现手上的伤口还未愈合,血顺着指尖一滴滴淌下,有些吓人。
“无碍,”我挣开他的手,退后几步:“不劳费心。”
背后的女孩揪紧我的衣摆,我回过身去握住她的手:“没事,吾在。”茨木木你坚持住,我就把他弄走!
酒吞好像才发现还有一个人:“人类?她是谁?”
“她是吾很重要的人。”我冷冷的望他,把女孩护住:“汝不要伤她。”
酒吞的表情僵了一瞬。
我面无表情的望着他慢慢解下鬼葫芦。
我靠又来?
我手还痛着呢。
这样想着,我拉起茨木木就往外走,绕开酒吞的一霎那,我感觉拉着我的手在颤抖。
茨木木,在害怕吗?
我低头看她,她垂着头,暗暗的看不清表情,拉住我的手却越握越紧,我伤口上的伤痕眼看着就要裂开。
痛痛痛痛痛痛!
我表情抖了一下,就在这一下,身后就砸过来一个葫芦,张着血盆大口的鬼葫芦。
我去。
只来的及把女孩向旁边一推,铺天盖地的撞击就夹杂着剧痛而来,我趁着空隙将妖力凝结在手心,血立马止住,伤口愈合,一个黑紫色的球渐渐在我手掌心成型,愈来愈大。
原来还可以治疗的!我略带震惊的望着手掌恢复如初,早说嘛,好方便!
仅仅晃了一下神,下一波攻击便紧接着到来,我从间隙中闪过,几个呼吸间就来到了酒吞面前 ,手上的球就朝他脸上招呼过去。
哼哼你以为我那么久的武术是白练的!
结果没打中。
我被一拳揍飞出去了。
倒飞的一霎那我确定我看见了一旁女孩眼里闪过兴奋的光芒。
茨木木你不爱我了呜呜呜呜……
算了好像也没爱过。
一声巨响,我摔进后面的池塘里,把还在做日光浴的荒.水懒.川吓个半死。 “茨木你发什么神经!”
“唔……”我揉着头从水里站起来,一句话下意识脱口而出:“吾友的身姿还是一如既往的优美而强大!”
话刚出口,我就先愣了。
什么情况?!茨木木你身体的本能也太强大了吧!
“哈,”酒吞倒是笑了出来:“茨木你这家伙,装够了?”
装你妹啊,我才没有装!
咸鱼王无奈的撇撇嘴:“你们打情骂俏可以换个地方吗?我还要晒太阳……”
一旁的女孩直接惊呆。
来不及解释,我超起女孩就往外跑,要赶紧离他远远的!
我才不要变成茨木木一样的痴汉!
要痴也是痴茨木木这样美如画的!
酒吞看着我抱着女孩的那只手,表情渐渐冷了下来,他走到鱼塘边问咸鱼王:“那女的是谁?”
“哦,她啊……”咸鱼王懒懒的打了个哈欠:“是晴明新召唤出来的式神吧,好像是茨木的熟人,茨木很照顾她呢。”
“哦。”酒吞点点头,朝我跑的方向走去。
咸鱼王:…………咦,怎么这么冷?

我气喘呼呼的找到了坐在树下的桃花,可她拒绝帮我治疗:“我帮你治好了,你再和酒吞来拆房子啊?”
…………好有道理的样子我竟无言以对。
莹草在一旁路过,朝我们无害的笑笑:“我可以帮你治啊,但你不觉得复活更快些吗?”
于是我刚逃出酒吞的魔掌,又瞬间被草爸爸‘叮呀’一声弄死了。
整个过程女孩都趴在一旁望着。
不过我好像从她眼中看出了…………骄傲?
等等被打的是你的身体哎你骄傲个什么劲啊?!!
我失去意识的前一瞬间,默默的意识到了一件事。
觉得茨木木还有救的我实在是太蠢了。
呵呵。

评论(2)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