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天下的六合

唤你为辞绝可好?与绝望告别,再也不见。

今天的阴阳师依然有病(七)
好痛…………好黑…………
不行,得醒过来…………
茨木木…………没事吧…………
茨木木!
我猛地睁开眼睛,想坐起来却又无力的倒了下去。
好痛好痛…………
等等,这又是哪?
怎么还是黑的?没开灯?
我左右望了望,又低头看看被压在石块和横木下的身体。
…………敢情我还被埋在这里哪?你们还有没有一点点爱护环境保护残疾人的公德心了?!!
我直起身子的想用妖力修复身体,却发现残留的妖力少得可怜,无奈之下只好自己用蛮力一点一点推开身上的碎石块,再一点一点把身体挪出来,结果掌握不了平衡,我又一次重重地摔在地上。
一只手什么的真是太难受了嘤嘤嘤qaq
再这样下去我会失血过多而死的。
我叹了口气,放弃挣扎,把手放在胸口上。
嗯,平的。
…………等等。
平的?!!
我慌忙打量着身体,发现已经变回了男体。
穿着女装的男体。
我靠。
酒吞,我问候你祖宗十八代。

另一边。
酒吞揍晕我后,抱着红叶就跳了出来。
站在外面的晴明走上前去:“酒吞你把红叶带出来了啊…………等等茨木呢?”
“哦,我把那家伙打晕扔一边去了,应该很快就出来了吧。”酒吞小心翼翼的把红叶放下:“你看看红叶没事吧?”
“她没事,只是被吓到了。”桃花上前看了看:“我担心茨木有事。”
“他一个SSR能有什么事?”酒吞毫不在意的撇撇嘴:“又不是第一次被我揍。”
“说的也是…………”晴明望望还在倒塌的房屋:“不过怎么还在落枫叶啊?红叶你到底放了几个大招?”
“呃…………十来个吧…………”红叶犹豫着说:“妾身刚刚被吓到了…………”
一时间,所有人的脸色都变得有些难看。
红叶怎么说也是SR,十来个大招不管打到谁身上都会要受不小的伤,更何况是已经晕过去的茨木。
“桃花,‘桃华灼灼’还能用吗?”晴明皱着眉头开口。
“可以…………但是有时效性的……”桃花要哭出来了:“只能在死亡后十分钟之内复活…………”
众人沉默着看着被笼罩在枫叶中的房屋。
狗子扇扇翅膀飞起来,直接往枫林中撞,黑发的女孩面色苍白的闭紧双眼缩在他怀里。
晴明挥手给他周围射下结界。
童男童女拉着山兔孟婆也往里冲。
雪女直接把空中不少的枫叶冻住。
…………
只有酒吞一个人愣在原地。
姑姑气不过,直接给了他一个爆栗:“你还发什么呆啊!茨木他要死了!”
要死……了?
怎么可能…………茨木那个家伙怎么可能死……
我只不过抓着他的角把他甩出去了而已…………
等等,抓着他的角?
酒吞的脸色变得苍白。
茨木好像和他说过,角是他的弱点,抓了之后妖力会大量流失,短时间内还补不回来…………
可恶…………
茨木那家伙!
不要死啊!
“啊,找到了!”不远处的莹草惊叫:“茨木,茨木你在里面吗!”
酒吞冲上去,看见有黑紫的血迹,顺着一堆石块的缝隙流出来。
“茨木!没死就应一声啊!”酒吞直接用蛮力把石块一块块掀开,终于掀开最后一块,他看看里面的景象,瞳孔剧缩。
里面没有人,只有一大滩血迹,中间放着被撕碎的白无垢,和一个破碎的铃铛。
茨木的铃铛。

我靠好冷…………
我用尽最后一丝妖力,施法把自己变小,又撕了一片衣服遮着全身,从缝隙里溜了出去。
刚想找个地方休整一下恢复妖力,我却发现自己被一阵风吹起来了,在空中转了几个圈,落在一片乌黑里。
这又是哪啊…………
我环顾四周,又踩了踩脚底,终于得出结论:唔,这是一个人的头顶。
不过黑发的话…………
我僵硬的仰头看看,只能看见一片蓝白交接的衣服,和无数翻飞的黑羽。
狗,狗子…………
那我踩的这个是…………我交给他的茨木木?!!
嗯不错小伙子有前途,没丢掉茨木木,比那个智障酒吞好多了。
我抓住一根发丝,顺着就溜下去了,几个跳跃进了茨木木前胸衣服的口袋。
这里不错,我就呆在这里好了。
我蹭了蹭口袋里的绒毛,蜷缩起身体准备好好补个觉。
醒来的时候,妖力应该就恢复正常了吧。
那样就可以变出正常的衣服来穿了。
我慢慢闭上眼睛,陷入了来到这个世界后第一个比较安稳的梦境。

评论(6)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