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天下的六合

唤你为辞绝可好?与绝望告别,再也不见。

今天的阴阳师依然有病(九)
抱歉上一章看不清,作者滚来加更了…………
别打脸…………

茨木对于自己来说,究竟是什么呢?
酒吞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因为那个傻子一直一直跟在他身后,从未离开过,被他拒绝也不生气,被他揍也不还手。
他一直‘挚友挚友’的叫,虽然自己没有答应过,但其实已经习惯了。
不希望他离开自己。
不希望他背叛自己。
不希望…………不希望他拒绝自己。
所以,自己对他的感情,其实早已超出了‘挚友’了吧。
茨木…………你这家伙………… 快给本大爷好好的回来啊。

“唔…………”我从沉睡中苏醒:“睡得好饱…………”
嗓子有些沙哑,我直起身来伸了个懒腰。
这又是哪来着?
哦对了,我在茨木木的口袋里睡着了。
感受着体内流通的充沛妖力,我挥手变出衣服套上,爬出口袋,刚探头,就被面前放大的俊脸吓到。
“狗…………狗子?”
“你果然在这里啊,”他叹口气,把我从口袋里提出来:“茨木,你惹大麻烦了。”
我转了一圈,把自己变回正常大小:“又怎么了?酒……吾友又搞事了?”
“他呆在晴明那里了,说是等着你。”狗子收回放在我头上的手:“我都被他威胁了。”
我回头抱起女孩:“汝会怕吾友威胁?”会被威胁也正常,毕竟这货的嘲讽技能可是开满了的。
“我主要是怕你生气,然后追着我打三天三夜什么的。”他抖抖翅膀:“现在看来,好像不用担心了。”
我:“…………”
“哦,还有那个女孩,是半妖吧?”
“…………嗯。”
“她只是被吓到了,我给她输了点妖力,应该就快醒了。”他顿了顿:“她……到底是你什么人啊?”
那一瞬间,我确信他眼中有八卦之光闪过。
“……是我受人之托照顾的人。不过现在我改变主意了。”
“嗯?”
“能帮我找点酒来吗……我要和她好好谈谈。”
“可以,”他点点头:“还有,你最近还是呆在我这里比较好。”
“你的伤口还未完全愈合,最好恢复正常了再走。”
“我知道了,不过你先别走,还有一件事。”
“还有什么?”
“你能先找个帚神来吗?”我指指一地的黑羽:“掉毛太严重了。”
“…………哦。”

这篇文中狗子和茨木木是损友的设定哦~

评论(4)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