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天下的六合

唤你为辞绝可好?与绝望告别,再也不见。

今天的阴阳师依然有病(十)

呵呵呵呵我抽出来妖刀了呵呵呵呵。
茨木木醒来的时候,已经是黄昏了。
我倚在窗沿,看着乌发的女孩一点点转醒,睁开迷茫的眼睛望我。
“这是哪…………吾友呢?”
我垂下眼,身上的伤口虽已愈合,却还在隐隐作痛。
红叶啊…………真是厉害。
“茨木木,我们在狗子这里。”我换了个姿势面对她:“我被…………红叶打成重伤,狗子带我来他这里疗伤。”
“红叶?”她抬起头,满眼的不可置信:“吾的身体,怎么会被她伤到?!”
“也有你挚友的功劳啊。”我叹口气:“不对……应该是全部是酒吞的错。”
“唔!是吾友和汝,和吾的身体打斗留下的吗!”她眼睛里射出光来:“这是吾的荣耀!”
“茨木木,你真的这么认为吗?”我皱皱眉头,蹲下来和她对视:“若我说,是为了红叶而打伤的呢?”
她眼睛里的光芒慢慢暗下去:“是吗……为了红叶…………”
“茨木木,你是喜欢酒吞的吧?”
她低头沉默。
窗外有柔柔的光透进来,女孩低着头,看不清轮廓,只能看见被映成金色的发丝垂在空中,闪着琥珀般耀眼的色彩。
“吾…………不需要那种人类才有的懦弱情感。”她的声音很低:“吾友,也不需要。”
“喜欢……到底是什么?”
“吾不知道,所以,吾不需要。”
“喜欢吗…………大概就是在意吧。”我顿了顿:“我就很喜欢茨木木啊。”
“喜欢?汝喜欢吾?”她疑惑的歪歪头:“是……对吾在意的意思吗?”
“是啊,”我笑着弯腰拍拍她的头:“我对茨木木,可是很在意的呐。”
“因为我喜欢茨木木,最喜欢了。”
她愣住,慢慢把我的手拿下去:“吾……抱歉,吾还是在意吾友一些,吾要一直追随吾友!”
我嘴角的笑容僵了一瞬。
“这样啊…………”重新扬起笑,我抬头看着她:“没关系,我追着茨木木就好了!”
单相思也没关系,至少,至少……可以两倍的去爱啊。
谁让我慕你多年。
“不过,茨木木也承认了喜欢上酒吞了是吧?” 她想了想,犹豫着点点头:“吾想和吾友打架,喝酒,还有赏月和睡觉,这样算喜欢吗?”
“睡觉…………是我想歪了吗…………”
“就是睡觉啊,然后起来再打一场!”她兴奋的叫道:“那是多么畅快啊!”
果然是想歪了,我家茨木木还是很纯洁的。
嗯。
“茨木木想喝酒吗?我来陪你上屋顶喝。”我笑道:“恢复精神真是太好了呢。”
“酒在这里。”狗子扑扑翅膀从窗户飞进来:“还有……那孩子叫茨木木?我倒还不知道有个和你名字一样的人类。”
我脸一僵。
“你听了多少?”退后几步,我把茨木木护住,妖力凝结手心,表情慢慢冷彻。
“全部吧。”他收起翅膀。
“茨木,或者我该叫你……小姑娘?”

评论(4)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