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天下的六合

唤你为辞绝可好?与绝望告别,再也不见。

今天的阴阳师依然有病(十二)
最近的流言依然满天飞。
比如说,判官又被阎魔大人调戏了,骨科兄弟还在一边笑着看,孟婆约了山兔来玩,她们在大殿里追赶打闹。
再比如,晴明最近天天和博雅腻在一起,觉醒不打御魂不打结界更别说了,害的姑姑雪女天天起早贪黑的带孩子(不过姑姑好像很开心的样子)。
又比如说…………茨木童子移情别恋。
没错,移情别恋。
“哎你听说了吗?”桃花又在找樱花聊天了:“茨木今天也没来呢!”
“嗯,而且最近……”樱花偷偷憋了一眼坐在树下的酒吞童子:“……凤凰火她好像在凤凰神社那里看见了吧?茨木在一直追着狗子哎!”
“对啊,好多人都看见了!”桃花捂嘴笑:“他们一边对打一边跑呢!差点把附近的妖怪都吓没了!”
“唔,他们现在在哪里来着?”
“应该……快到咸鱼王那边了吧……”
不远处的酒吞第一次这么不喜欢自己超好的听力。
茨木那家伙…………傻了吗!
不追他又去追那个狗子,那个总是掉毛的家伙到底那里比他好了!没他好看没他会打,只是掉毛比他厉害,真是…………
气死了气死了气死了!!!
不行,一定要去把茨木揍一顿,加上那只狗!

密林。
“哈啊…………哈啊…………小女孩你还真是执着啊……”狗子摇摇翅膀,直接从空中坠下来。
我加快速度,在他砸到地上之前接住他:“行了吧你就只有脸好看了,别砸坏了。”
“……我就当是在夸我了。”他收起翅膀,眼睛一闭栽在地上:“怎么,不打了?”
“嘘。”我转头轻轻的把背上的女孩放下:“睡着了,别吵。”
“你还真是喜欢他啊……”他翻了个身坐起来:“对了我还没问呢,你叫什么名字啊?”
“……郁暮。”我转过头:“我叫郁暮。”
“不过已经有很久没有人叫我了,所以你想怎么叫就怎么叫吧。”
“那就叫你阿暮吧。”他点点头:“也好区分你们两个。”
“随便啦……好了,帮我看好他。”我起身伸了个懒腰:“我去找点吃的。”
“哦对你会做吃的!”狗子两眼放光,显然还没忘之前的桃花饼:“赶紧吧,妖力用完了正饿呢!”
我向密林后方走去,那里好像有流水的声音隐隐传来。
嗯,吃烤鱼好了。

“所以,这就是你找回来的吃的?”狗子看看我,又看看我手里提着的青蓝色团子:“这不是水懒嘛……”
“准确的来说,是咸鱼。”我晃晃手:“荒川你装死装够了没?”
“荒…………咸鱼王?”狗子蹲下来戳戳那坨团子:“好像缺水了哎。”
“缺你妹!老夫才不是什么咸鱼!”团子一下子扬起头,一口咬住了狗子的手。
“痛痛痛痛痛痛!你快松口!”狗子的惨叫直接响彻了整个密林:“阿暮你到底是在哪里捞到他的啊!”
我沉默着指了指远处,狗子连飞都来不及,快步跑向那里的河流。
我抱起茨木木追上去。
河边。
狗子飞快的把手捅进水里,咸鱼王慢慢松开嘴,转个圈恢复人形就从水里站起来。
我一脸好笑的看着他:“哟咸鱼王,好久不见,话说你牙长得不错。”
“听说你和狗子私奔了,”他眯眯眼睛,打量着我们一身的伤:“其实是一路打过来的吧?”
“这么说也没错,是吧?”我扭头,望向正在地上对自己手指一脸嫌弃的狗子:“因为他气到了酒吞来着。”
“哦,这样啊…………等等你叫他什么?”
我疑惑的看着他,忽然想起来他还不知道,就把怀里的女孩露给他看:“其实我不是茨木,这才是。”
他愣住,一脸‘你是不是要疯了’的表情。
狗子跳过来把他拉到一边:“就是他们换了身体啦,你送我的那书上不是有写吗?‘上古禁忌之术’啊!”
“那本书我什么时候送给你了?难怪找不到,原来是你…………”
“那不是重点,”狗子指指我们:“重点是他们换了身体,知道吗?”
荒川点点头,慢慢看向我,又看看我怀里悠悠转醒的女孩。
“哈哈哈哈哈哈茨木你个痴汉也有今天啊哈哈哈哈哈!!”
要冷静,冷静。
我沉默着把他一巴掌拍进水里。
他继续在水里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噗哈哈哈……茨木你这个样子好好笑啊哈哈哈哈哈!”
哦,意思就是我长得很好笑了?
那我还冷静个毛团团啊。
“地——狱——之——手!!!”

评论(2)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