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天下的六合

唤你为辞绝可好?与绝望告别,再也不见。

今天的阴阳师依然有病(十三)
“阿暮,先别打了,要出事了!”
“听到了没……快放开老夫……”
我慢慢松开压在咸鱼王头上的爪子:“啊?”
狗子在树杈间几个跳跃落在我身边:“有人顺着我们的气息找来了,得快走。”
“是吾友!吾闻到神酒的气味了!”茨木木站起来:“很快就可以见到吾友了吗?”
“不行,至少现在不行。”我_皱着眉头拉住她:“被酒吞发现了的话,我们都要玩完。”
“为什么?酒吞不是鬼王吗?”咸鱼王拍拍身上的灰,坐在地上用妖力修复伤口:“不是人类就没关系,不是吗?”
“唔,不是这个原因。”我苦笑道:“我用茨木木的身体,对酒吞说了一些……呃……很,过分的话?”
“……行吧,被发现了我们都要死。”
“所以要赶紧……” 我话还没说完,不远处就传来一声巨响,树木顺次被拦腰折断,一排排倒下,红发紫瞳的鬼王扛着葫芦,从一片废墟里朝这边走过来。
“完了,酒吞看起来超生气啊……”
咸鱼王直接拉着狗子跳进水里:“阿暮快过来,去老夫那里避一避先!”
“躲不掉的,既然已经被找到了的话。”我叹口气,把茨木木递过去:“他就拜托你们了。”
“你不怕被发现吗!快来!”
“没事,他至少不会对‘茨木’做什么,对吧?”
狗子愣愣的望着我,突然仰头凑到我耳边,嘴唇微张,轻轻说了几个字。
“这样啊…………”我看着咸鱼王抱住茨木木,慢慢转身挡住酒吞的视线:“……吾知道了,汝快走。”竟然是这么坑爹的办法……


“轰——————!!!”
我并不知道,狗子和我说话的那一幕,对面的酒吞看到有多么不爽。
不过看这攻击的力道,估计已经气炸了吧。
我跳起来踩在树杈间向前逃窜,还要不时向后丢黑炎球,本就所剩无几的妖力更是已接近枯竭。
“唔…………!!”
肩膀突然被击中,一阵阵钝痛传来,血不断从巨大的伤口涌出。
视线渐渐模糊,脚下忽然一滑,我一头摔在草地上,向后狼狈的翻滚几圈躲开攻击,就再也动弹不得,只留下了喘气的份。
没力气了…………
糟………刚刚和狗子他们打的太过了…………
下巴被用力的捏住抬起,强光一下子刺入双目,本就模糊的视线就直接黑暗一片。
看不见了…………
“茨……这…伙…够……啊,竟敢……”
好像也听不见了呢…………
我自嘲的扯了扯嘴角:“呵…………”
啊啊,还真是狼狈呢……………

这家伙怎么这么不耐打了?
酒吞看着白发红角的鬼在地上翻滚几圈就不再动弹,心中忽然一阵慌乱。
他怎么了?
几步走上前,酒吞蹲下来捏住那鬼的下颚,惊讶的发现那以往散发着炽热光芒的眼瞳正在慢慢黯淡。
“茨木,茨木!你这家伙真是够大胆,作为本大爷的手下竟然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子!”(作者:不是你打的吗)
酒吞把白发的鬼拦腰抱起:“喂,茨木!茨木你别睡着了!”桃花说过复活只有十分钟之内的啊!
白发的鬼突然扯着嘴角笑了笑:“呵…………”
那张沾着血迹的脸好像突然因为这个弧度而妖媚起来,就好像扑火的飞蛾,燃烧自己而呈现的那一瞬间的绝色。
就好像临死前的叹息和讽刺一般。

评论(2)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