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天下的六合

唤你为辞绝可好?与绝望告别,再也不见。

今天的阴阳师依然有病(十五)
一声惨叫,我冷眼看着巫蛊师化为灰烬消失在我面前。
这样,就可以醒来了。
“唔……痛…………”慢慢睁开眼睛,我挣扎着坐起来。
一旁的狗子连忙把我摁下去。
“还好你醒了,我们还在想要不要去晴明那找他那只蝴蝶看看呢……”咸鱼王叹口气:“你做噩梦了?”
“没有,不用担心我。”我笑着晃晃手,突然觉得不对:“奇怪……我不是被酒吞打晕了吗?你们把我抢回来了?……伤也好了……”
“呃,倒也不是抢回来的……是……”狗子尴尬的看了看我。
“是偷回来的!卑鄙小人!”女孩瞪着我们:“竟然对吾友用如此下贱的手段!真是太过分了!”
“茨木木…………”我看向她:“茨木木你没事吧?”
“放心,她好着呢。”咸鱼王慢慢摇着扇子:“就是太吵,老夫都忍不住要揍她了。”
“正常……习惯就好。”我抽抽嘴角:“对了狗子,你说的那个方法,是认真的吗?”
“嗯,而且只有那一个。”狗子正色道:“阿暮,你决定了吗?”
“茨木木知道了吗?”我扭头看向女孩。
她点点头:“是指‘必须两个人在一起受重伤’吧,吾知道……吾要去找吾友!除了吾友之外没有人能把吾打到重伤!”
我皱起眉,茨木木说的是对的,除了酒吞外还没有人能重伤他。
但现在这个情况,绝对不能去见酒吞…………
“有啊,怎么没有?”狗子阴笑:“我就知道一个啊~”
“?”
“我带你去。”
于是我一脸蒙蔽的带着茨木木被拉到了…………御魂门口?!!
“八,八岐大蛇?”我略带震惊的看着里面冒黑气的大蛇:“我记得,(在剧情里面)他是你的战友啊……”有这么卖队友的吗?
“那是走剧情嘛~”狗子笑着推我进去:“加油啊,直接上顶层!”
“…………哦。”我淡定的拉着茨木木往里面走:“茨木木别掐我手,这个你还真打不赢。”
“等等……你们等等我,有人搞事情!”咸鱼王从远方跑过来:“酒吞带着晴明那伙人打过来了!”
“哈?!这么快?!”我心一揪。
“有两个消息,一个好的一个坏的,你要…………”
“坏的,快说!”
“哦……坏消息是,他们已经要过来了。”
“这个我刚刚听你说了,好的呢?”
“好的就是……”咸鱼王一脸严肃的拉住狗子:“我和他可以给你争取时间,你快去!”
“拜托了!”我拉住茨木木向里跑:“你们小心!”
“我们好歹也是ssr啊,自己小心!特别是小茨木!”
“汝说谁呢!吾友一定会把汝揍个落花流水的!”
“…………茨木木你是我们这边的哎。”
茨木木又向后喊了一声,但我没有听清,因为茨木木的声音已经被眼前的巨大轰鸣掩盖。
“到了。”十层。
面前的紫色大蛇‘嘶嘶’的吐着舌头,目光阴冷,看起来狰狞无比。
茨木木走向一旁的红鼓,正准备敲响,却突然停下,他回头看我。
“吾和汝,是不是……在什么地方见过?”
我睁大眼睛。 鼓声响起,面前的景象晃了一下,再次清明时,已是大蛇放大的嘴,和倒钩着冒寒光的尖牙。
我条件反射的护住她,忍受着肩上传来的剧痛,朝她苦笑了一下。
“茨木木,你会记起来的……对吧?”

评论(1)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