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天下的六合

唤你为辞绝可好?与绝望告别,再也不见。

今天的阴阳师依然有病(十六)
御魂门口,布下了一层层的结界。
“咳,糟糕…………结界要碎了。”狗子扇扇翅膀,慢慢落地:“妖力也好像要用尽了啊……”
“废话。”咸鱼王白了他一眼,又朝晴明的结界扔过去一条咸鱼:“人家有桃花樱花惠比寿,我们一共才两个。”
“你的妖力还剩多少?”
“也不多了…………毕竟刚酒吞上来就给我一下。”咸鱼王悄悄擦去嘴角的血迹:“大概……还能撑个几分钟…………”
“那就尽力吧。”狗子挥手再次加固结界:“毕竟要给里面两个争取…………”
“轰————!!” 结界忽然全部粉碎,一阵晶莹的粉末后,慢慢有赤红的人影出现。
“噗哈——!”狗子咳出一口血,在空中摇晃了几下,像一个破风筝一样栽了下来。
咸鱼王赶忙接住他,退后几步看向站在不远处的酒吞一行人,摆出防御的架势。
“茨木呢?”酒吞仰头看看大门:“他伤刚好就去打御魂了?”那家伙不缺针女吧…………
咸鱼王张张嘴,刚想说什么,背后就传来更大声的轰鸣。
“砰————!!”
是重物砸地的声音。
酒吞面色一变。
大门慢慢打开,有紫红和鲜红的血液溢出来,流了一地。
灰白色头发的女孩垂着头,踏着鲜血,一步步拖着身后的血色人影出现在门前。
“你是…………”狗子费力抬头,看着女孩:“…………谁?”
“咳咳,初次见面啊……狗子。”我撩起头发,朝着他笑:“我换回来了。”
他的表情突然变得奇怪,而身后的一众式神也满脸惊讶的望着我。
我低头看看自己的发色,又看看身上的装束,立马明白了他们为什么会这样。
毕竟,刚刚妖力用的差不多了,我现在可是‘原型’啊。
灰白色发,樱粉色瞳,红白交加的巫女装,精致而妖艳的脸。这样的人,想不奇怪都很难。
“茨木!”赤红的身影直直的向我冲过来。
我皱皱眉,挥手设下加固的结界。
酒吞一脸狰狞的趴在结界上看着我:“把茨木交出来!”
“阿暮,你准备怎么解释啊?”狗子突然冒出来,把我拉到一边:“你看外面瞪着我们的那只,再看看后面一群看戏的,这样想不让酒吞不知道都难了啊!”
“……不会的。”我放开他的手,忍着身上的伤口处的疼痛:“你知道吗,我本就不是这里的人。”
“……什么?”
“之前就一直感觉到了,这个世界对我的排斥。”我扬起灿烂的笑脸,手臂在阳光的照射下将近透明:“抱歉啊……看来要消失一会儿了…………”
“等等,你在说什么…………”
“我呢,来自‘影族’。”我自言自语道:“虽是半妖,但我好歹身体里也有一半的血脉,可以拥有‘影妖’的天赋。”
“每个影妖都有独属于自己的天赋,有的是杀戮,有的是保护。”
“我的呢,比较特殊,我的能力叫…………”
“封锁。”
“封锁时间,封锁空间……甚至封锁………”
“……记忆。”
我笑了笑,身体已经快要消散:“所以,拜托你们,忘了我。”
“不行,阿暮!” 我回头看向茨木木,他的眼睛正在慢慢睁开,复杂的情绪在他眼中一闪而过。
我向他笑了笑,双手飞快结印,口中念出拗口的符文。
“虽然是第一次用,但效果不会差的。”
“拜托了,忘了我……一切的一切,就可以结束了。”
我大口的咳出血,看着式神们一个个倒下,背后的茨木木失去意识,然后轻轻闭上眼睛。
若我不会死,若我还能回来,封印就会自然解开………
但,这里会不会就是尽头了呢…………
茨木木…………
晚安。

评论(7)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