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天下的六合

唤你为辞绝可好?与绝望告别,再也不见。

今天的阴阳师依然有病(十七)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影妖和人类相爱,但这在影族是被禁止的,他们被抓住关在地牢,等待着黎明时的处刑。
那晚,大雪纷飞。
那晚,人类诞下了子嗣后昏死过去。
影妖掏出内丹恳求守卫保密,并照顾自己的孩子。
他血淋淋的手上,捧着一对双生子,和发光的内丹。
守卫犹豫许久,点头答应照顾其中一个。
“那就,丢掉女孩吧。”挣扎着醒来的人类如是说道。
我飘在半空,抱着手臂冷冷的望着。
这就是传说中的走马灯吧,把自己的一生从头回顾一遍,然后死去。
男孩还在熟睡,女孩却被丢弃在门外的雪地上,渐渐被大雪埋没。
那晚,大雪纷飞。
女孩是幸运的,在冻僵之前,被路过的好心的小侍女抱起。
“是被不小心弄丢了吗?没关系,阿姊在这里哦。”
“别哭了,以后阿姊养你好不好?”
阿姊…………
我飘在她身后,看着她温柔的抱起小小的女孩,突然觉得心中一痛。
小女孩一点点长大,小侍女发现她天赋异禀,自己会的已经教不了她了,就借来古籍给她看,陪她一个字一个字的阅读。
小侍女的院子里,有一棵巨大的樱花树,奇怪的是,那棵树从来都开满了花,没有一朵凋落。
“那是当然的啦!”小侍女坐在树下,脖子上的铃铛发出清脆的声响,她笑着回头说道:“阿姊的天赋就是‘维持’啊。”
“对了,我还不知道你的天赋是什么呢。”
“我也不知道,不过我一定会努力的!”
“嗯,要加油哦!”
看着她们坐在樱花树下互相鼓励,我竟哀伤的落下泪来。
阿姊…………阿姊…………
落樱如雪。
阿姊她,到底还是没能等到我发现自己的天赋。
那天晚上,守卫家的小少爷发高烧,眼看着就要不行了,小侍女被人拽去帮忙。
“不行,不行的…………我妹妹也发烧了,我还要照顾她…………而且,我从来就没有对人施展过‘维持’啊,健康,怎么可以维持的了呢?”
“叫你去你就去!谁管那么多!”
女孩的额头滚烫,她朦胧间看到小侍女被人拽走,铃铛声渐渐远去,连忙爬下床跌跌撞撞的追上去,却在樱花树下摔倒,痛苦的蜷缩起身体。
“阿……姊,阿姊…………”
我蹲下身想抱住她,手指却在触碰的那一刻变得虚无透明,直接穿透。
大风吹过,满树樱花花瓣飞舞,像极了那天夜晚的大雪,慢慢把地上的女孩包裹埋没。
女孩的心情,大概也是像刚刚被丢弃一样的绝望。
第二天传来消息,小少爷已经被治好。
阿姊,却再也没有回来。
只有几天后,守卫家的仆人送回来的遗物。
一个染血的破碎铃铛。
已经痊愈的女孩面无表情的接过。
樱花瓣旋转的飘落,落在女孩的脚边,女孩仰头,颤抖着握紧手掌,另一只手捂住自己的脸,大滴的眼泪从指缝溢出,‘啪嗒啪嗒’的落在地上,融入泥土消失不见。
我沉默着看着,突然感到寒冷刺骨。
阿姊走了,那么茨木木就差不多要来了。
最后,会不会又只剩我一个?

评论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