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天下的六合

唤你为辞绝可好?与绝望告别,再也不见。

今天的阴阳师依然有病(二十)
“拜托了,请救救他!”
女孩站在树下,面无表情的望着面前的几个人。
“我,凭什么救他?”
“为什么要我救一个以欺负我为乐的孩子?”
一位中年妇女走上前:“因为你长得和我家孩子很像啊,你去代替他,一定没问题的!”
哼,听不懂人话吗?
女孩皱皱眉头,转头就想进屋。
“因为你的父母比较想让他活下来!”
女孩脚步一停。
“你……知道我的父母?”
妇女一看有机会,马上开始喋喋不休:“岂止认识啊,你们就是我丈夫救下来的!”
“救——?”女孩呲笑一声:“我只是一个从小被遗弃的孤儿。”
“因为你父母只能保留一个啊……哎呀你听我从头说…………”
妇女絮絮叨叨的把当年的事情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遍,全然不顾女孩越来越难看的脸色。
原来是因为这样,才被丢弃吗……
从来都感觉不到温度的她,第一次觉得寒冷刺骨。 “所以你看你无依无靠的,何不帮帮我们,就算再帮帮你父母呢?他们把你生下来也不容易呀……”
女孩看看躲在妇女背后,和她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的男孩。
那是她的哥哥,或者弟弟。
那是她的……亲人。
她下意识望向樱花树下,那里一直站着的人影早已消失不见。
没有人,在等她。
而她的哥哥(弟弟),还有一个家,那个家里有很多人在等他。
“这也是那个小侍女,就是你阿姊救下的命啊……”
阿姊,就是为了救他…………
女孩看着男孩,想讨厌他,却怎么也讨厌不起来。
茨木木说,他来自另一个世界。
那么,我是不是也能去呢…………
女孩慢慢点头,声音很轻很轻,似乎瞬间就会被撕碎在风里,如同飘落的樱花,脆弱而孤独。
“好啊。”

第二天就是祭祀,女孩被守卫的家人打扮了一番,倒还真看不出差别。
她跪坐在高高的台子上,看着面前的巫娘念着咒语,画出巨大的血红色法阵。
法阵下面,便是人间。
以往的童男在法阵成型后,要跳进法阵中间,强大的妖力会让他瞬间灰飞烟灭,残留的飞灰会坠入人间,化成风雨。
这,便是祭祀。
巫娘忽然停止了咏唱,巨大的法阵冒出红光。
女孩慢慢起身,一跃而下。
我随她一同落下,坠入黑暗前那一刻,心中竟是万般不舍。
走马灯,该结束了。
再也见不到了吧…………
还没有和你说永别呢。

评论(2)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