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天下的六合

唤你为辞绝可好?与绝望告别,再也不见。

今天的阴阳师依然有病(二十一)
我慢慢闭上眼睛。
可能是因为身为半妖的缘故,我并没有死,只是损失了大半的妖力,带着一身伤坠入人间,不得已化为人类的模样,生活在那里。
奇怪又意料之中,我竟然很快的习惯了人间的生活,直到无意中看到阴阳师,看到茨木木。
然后,就莫名其妙的穿越成了茨木木。 但是我这里,已经要结束了。
这……便是代价么?

“你真的要再去那里?”
“嗯。”
“就算……付出一定的代价?”
“没关系。”
“不过,你这个可是世界与世界之间的穿越,到底会怎么样我也不知道。”
“我和他,都经历过一遍。”
“……果然还是这么固执啊,一点也不变。”
“那么,开始了。”

睁开眼睛时,我正躺在巨大的法阵中间。
几个小时前,我还在人间,和巫娘做交易。
揉揉眼睛爬起来,我发现四周没有一个人,窗外透进柔和的月光,已是半夜。
回来了……吗?
我推开门,依旧是熟悉的布置,熟悉的巨大樱花树,熟悉的……
咦?人都去哪里了?
我走出门去,试探的唤了几声。
“有人吗?”
“晴明?博雅?”
“茨木木?狗子?”
没有人回应。
等等,饭厅里有光…………是黑晴明攻进来了?他们在走剧情?
我掏出断刃握在手中,小心翼翼的靠近,然后一把推开门。
啪唧一声。
一条咸鱼就这么摔到了我脸上。
“…………什么鬼?”我把咸鱼抓下来,面无表情的望着一屋子目瞪口呆的看着我的人(式神):“哦,都在这。”
难怪听不到声音,是晴明把结界张开了吧。
晴明站起来:“请问…………这位小姐,有什么事吗?”
嗯?我回来了封锁应该就解除了啊?他们怎么都一副‘这是谁啊’的表情?
“我是郁暮。”我把咸鱼扔给一片呆愣的咸鱼王:“你们都怎么了?”
“郁郁郁郁暮?”咸鱼王颤抖的指着我:“你们影族都发育的这么快?!”
“?” 我疑惑的望着他们,直到狗子递给我一个镜子。
镜子里是一个面容精致的…………女人。
没错,女人,不是少女了。
这就是我付出的代价————时间。
“哎呀你们惊讶什么,大不了就是变成欧巴桑了嘛~”我笑着摆摆手,坐在了狗子旁边:“话说你们这是在干什么?茨木木去哪了?”
狗子艰难的接受了我的人设:“哦,就是给茨木他开…………安慰会啊。”
“安慰?他又被酒吞甩了是吧……我刀呢看我弄不死他……”
“等等你冷静!你回来了茨木知道吗?”
“不知道吧,我还没碰到他。”
“唔,你回来真是太好啦。”晴明笑着说:“茨木他一直在念叨你呢。”
“我……?我不是把你们的记忆都……”
“他一直在说好像少了一个人,好像忘记了什么人,所以才情绪低落。不过,你回来真是太好了。”
茨木木的记忆,也恢复了吧。
那他应该想起我了……吧?
门突然被大力拽开,我呆呆的望向门口。
“……你回来了。”
“茨,茨木木…………”
他望着我,忽然笑了一下,转身就走。
“跟上,汝答应了吾,和吾一起追随吾友。”
“唔,来啦!话说茨木木你和酒吞是一对是吧?他欺负你没有?我帮你去揍他啊……哎茨木木你等等我啊……”
一屋子人沉默的望着我们走远,然后炸开锅。
“郁暮大人真的回来了啊!”
“真的哎!”
“回来真是太好了。”
“有好吃的饭了呜呜……”
“不过她不是喜欢茨木吗?”
“只是字面上的意思啊……”
不过,回来真是太好了呢。

行了我滚去开新坑。
还想看的同学下周末走着,保证甜。

评论(1)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