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天下的六合

唤你为辞绝可好?与绝望告别,再也不见。

我的姐姐有点奇怪(一)
我是大天狗,没错非酋们死也抽不到的就是我。
最近开始,好像有什么事情发生了,我周围的妖怪一只只都不见了。
先是茨木那个痴汉消失,然后酒吞也不见了,继而,椒图山兔孟婆她们也一个一个的没了踪影。
就连水里抱石头睡觉的水懒都不常见到了。
我感到好奇怪,于是就打算去问问一目连,毕竟他是活了那么久的神明啊。
“唔,这个吗?”白发的风神笑了笑,拍拍我的头:“他们都去做晴明大人的式神了呐。”
“晴明大人?式神?”
“就是类似于帮手一样,要是被召唤过去了,就要帮晴明大人的忙,自己也可以变得更加强大。”
“哦……那我也可以吗?”
“可以的……”神明摸摸攀在他肩上的御龙:“包括我也…………”
他的话还没说完,突兀的一道白光闪过,一目连就这么消失在了光中。
我愣愣的看着,眨巴眨巴眼睛,确认自己没有看错。
这样就可以了?
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我站起来刚想走,身体突然变得透明,脚下划开巨大的白色法阵,隐约的,有白光冒出指尖。
等等我还没有准备好…………!!


另一边,晴明的院子里。
山兔一如既往的约孟婆赛跑,不远处的水池里,一只(肥大的)水懒正在抱着石头晒太阳,莹草在领着新来的一目连参观房间,茨木和酒吞靠着樱花树喝酒聊头,嗯,单方面的。
真是一派祥和的景象啊…………
…………才怪。
“晴明我最后警告你一次!放开我!”
灰白色头发的女孩不停的拽下缠绕着她身体的黑色铁链:“不要以为你长的好看我就不会打脸!!”
晴明叹口气,挥手又设下一层束博:“你这又是何苦呢?”
“我要和茨木木一起喝酒啊!我才不要带孩子!”
“但是你答应我了啊。”晴明眯眯眼睛,掏出一早备好的符咒:“昨天晚上,我录了音哦。”
“…………哈?”女孩停止了动作:“你难道…………等等先别放出来!!”
但是已经晚了,晴明一下子掐碎了指尖的符咒,复杂的符文飘在空中,有略带嘈杂的声响传来。
庭院里突然一片寂静无声。
“我,可以帮晴明,带一个孩子。不会反悔。”
清冷的女声隐隐传来,就像铃铛声一样清脆好听,却又带着冰冷的感觉。
郁暮慢慢放下手,用可以杀人的眼光看着晴明:“晴明,你卑鄙。”
晴明勾起唇角:“这样,就没办法不承认了吧?”
“…………卑鄙。”
“你带不带?”
“…………带。”
晴明放开束博女孩的铁链,女孩晃了一下,垂头丧气的跟在晴明后面。
“哎哎,刚刚那是阿暮的声音吗?”
“好像是的哎……但是阿暮从来没有和我们用那种语调说过话啊…………”
“不过还真是好听啊…………”
召唤室内。
“晴明,我就帮你这一次!没有下次了!”
“行行行,你抽出来什么你就带什么吧………”
“是r的话就直接融了!”
“…………行。”
女孩气鼓鼓的拿过蓝符:“我就不信我这(非酋的)手气都可以抽到sr!”
晴明打开扇子,慢慢的摇着:“话可不能这么说,要对自己有信心啊……”
他的话音刚落,女孩就把符放进巨大的法阵,等待白光的降临。
巨大的光芒闪过。
满天的黑羽落下,我略带狼狈的跌出来,一百八十度旋转,然后扑在了女孩面前。
五体投地的那种。
晴明掩不住笑意,女孩目瞪口呆。
我去大天狗!

评论(16)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