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天下的六合

唤你为辞绝可好?与绝望告别,再也不见。

我的姐姐有点奇怪(二)
有点痛…………
我晃晃头,撑着地板直起身子,看向面前的两人。
奇怪…………哪个才是晴明大人?
想了想,我清清嗓子,仰头对着女孩平(zhuang)静(bi)的说道:“是您召唤我来此么……晴明大人。”
她的表情更加诡异,死死的盯着我看了几秒后,她回头向着背后的白发男子喊道:“晴明,我可以把他塞回去吗?” 哎,那个才是?!!
“不行,你要负责啊。”晴明笑着走上前,把我的手拉起来,放在女孩的手心:“毕竟是你召唤出来的嘛。”
我呆愣着看着握在一起的两只手,脸上红了一瞬。
女孩子的手……都是这么软的吗?
哎?她的手怎么在抖?
“…………好吧。”
僵持了一会,女孩垂头哀叹一声,转身就把我抱了起来:“带就带。”
晴明笑着点点头:“要好好照顾他啊。”
女孩点点头就向外走去,经过他身边的时候,他侧过脸,在我耳边轻轻动了动唇瓣。 “拜托了,大天狗大人。”
…………是对我说的吗?

庭院。
女孩抱着我跑向巨大的樱花树下,那里有两只大妖做着喝酒,隐隐有声响传来。
“吾友喝酒的样子也这么好看!不愧是吾友啊吾就知道balabalabalabala…………”
“茨木你给本大爷好好的喝酒!别吵!”
女孩兴奋的窜上前,把我展示给那两个大妖看:“茨木木你看,我抽出来的狗子哎!”
白发的鬼将慢慢抬头,把我全身上下打量了一下,红发的鬼王仰头灌了一口酒,把头枕在鬼葫芦上就闭上眼睛。
哎,这不是一直在我家附近打架的那两只吗?
原来都在这儿啊。
我正想着要不要打个招呼,茨木就先开口了:“哦,是汝啊。”
咦?茨木还学会主动问好了?吃错药了?
我面无表情的点点头。 “哎,你们认识啊?”
女孩略带惊喜的看看我们:“是茨木木的朋友吗?”
茨木摇摇头,把身子重新靠在树上:“不,只是以前和吾友战斗时见过几面……这种刚召唤出来的弱小的妖怪,丢结界就好。”
“不行啊,我答应了晴明好好带孩子的。”女孩为难的抱紧我:“茨木木你知道怎么带孩子吗?”
茨木摇摇头,倒是酒吞眼睛睁开一条缝:“去问姑姑,她知道。”
“还有,问好了就给本大爷做饭去,本大爷饿了。”
“…………别人就不会做了?”
“没办法,你把本大爷嘴养叼了,别人的本大爷吃不惯。”
“……那以后我要是出门了,你们就等着饿死在家里吧。” 女孩嘟囔一声,抱着我转身向另一个方向走去。
她做饭很好吃吗?我压下心中的些许期待,努力保持着自己的高冷形象。
已经多久……没有吃过人类的饭食了来着?

刚进里屋,一个身影就飞跃过来,我感到身体一轻,就被人抱住。
“孩子是这么抱的吗!太过分了!”
长着翅膀的女人紧紧搂住我,朝女孩叫道。
女孩满脸尴尬,苦笑着说:“姑姑,我又不会带孩子……对了,你知道孩子要怎么带吗?”
然后,女孩就被强制性的灌输了一下午的孩童常识,听着我都昏昏欲睡,直到被人摇醒。
摇醒我的是个没见过的绿发女孩,长得娇小可爱,拿着个比她还高的蒲公英,气喘吁吁的看着我。
原来已经睡着了吗…………
我揉揉眼睛,刚想打个哈欠,就被大力的拽起,被拖着飞奔起来。
我快速扇动翅膀飞起来,才勉强跟上她的步伐。
好可怕……果然还是那个灰白色头发的女孩子温柔一些。
“灰白色头发?哦,你是说阿暮吧。”她的声音顺着风飘过来:“她温柔?那是你没见过她和酒吞打架的样子。”
“酒,酒吞?”原来刚刚说出来了……
“他不是鬼王来着……打的赢吗?”
“她和酒吞,可是次次打成平手呐。”

评论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