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天下的六合

唤你为辞绝可好?与绝望告别,再也不见。

我的姐姐有点奇怪(七)

到底是什么时候遇到的来着?
酒吞咽下嘴里的烈酒,偏头看看一旁喝醉酒后枕着鬼葫芦熟睡的茨木。
他很久没有这么认真的想问题了。
啊,对了……想起来了。
那时他还当上鬼王没多久,大江山的许多事物他都尽力自己做好,所以有小妖来报告山下有妖闹事的时候,他就抽出时间亲自去了。
白发的少年跪坐在大滩的血泊里,单手捂住自己的伤口,身边有隐隐的妖气缭绕。膝下枕着几个妖怪的尸骸,四周围着大大小小的妖怪都不敢上前。
酒吞嗅着血腥味,皱皱眉头走到他面前:“你就是来闹事的妖怪?”
白发少年闻言抬头,精致的面容被划开不少伤口,黑金色的瞳子里染上了血迹,不时闪过的一丝丝冰冷,却掩不过眼里的迷茫。
他慢慢开口,声音嘶哑而低沉:“汝…………就是大江山的鬼王,酒吞童子?”
酒吞被那双眼睛惊艳了一瞬,回过神来:“是……你找本大爷要干嘛?”
“可以和吾一战吗?”他犹豫着开口:“赢了,吾就追随汝。”
“哈……追随?”酒吞扯扯嘴角,捏起少年小巧的下巴:“你杀了大江山这么多妖,追随本大爷之后继续杀?”
“不……是吾说了找汝,这几个妖怪却要将吾置于死地。”少年挣开酒吞的手,踉跄着起身退后几步:“吾迫不得已杀了他们……吾道歉,现在,请随吾一战。”
哈?你当我大江山的妖是可以道个歉就随便杀的?
酒吞冷哼一声,抄起鬼葫芦就砸了上去,少年也毫不畏惧的迎上来。几个回合之后,当少年把爪子横在酒吞脖颈上时,酒吞也把鬼葫芦对准了少年的头。
“行了行了,平手……你很强,哪里凉快哪里呆着去吧。”酒吞说着,想收起葫芦,却看到少年的爪子软软的垂下来,血液顺着手臂向下蜿蜒,滴滴答答的落了一地。
“不……是汝胜了……”少年努力的支持身体:“汝并未用全力……是吾还不够……强……”
“喂喂,你在流血哎,而且你不是受了伤吗……”酒吞一把扶住摇摇欲坠的少年:“起来啊,要死别死在大江山!”
“没,没关系…………”少年低头抹了一把血:“吾……吾以后就追随汝了!”
“等等等等,别晕啊!哎你别晕……”
那天少年晕过去后,就一直扒着酒吞,酒吞没办法丢下,就把他带回去了。却不知从此之后,就多了一个话唠的跟班(还是怎么甩都甩不掉的那种)。
呵,原来是那个时候啊…………
真是,捡了个麻烦精。
酒吞看着茨木,茨木睡得很熟,脸上红红的,看起来竟有几分可爱。
已经这么大了啊。
碰一下的话…………没关系吧?
酒吞觉得自己脸烫烫的,他慢慢伸出手去,向着茨木的脸颊。
反正也没有人看见…………

“啊啊啊啊草爸爸你怎么了!!草爸爸你坚持住啊啊啊啊!!”
酒吞的手悬在空中,瞬间僵住,在茨木睁开眼睛的前一秒马上收起。
“好吵……咦,挚友你脸怎么这么红?”茨木打了个哈欠,直起腰来转头看着酒吞:“喝太多了吗?”
“……是啊。”酒吞移开视线,觉得自己脸要烧起来了:“茨木你吵死了……”
坐在不远处的我冷笑一声,把嘴巴里的狗粮吐了出来,又看看面前抱着一根草的白毛狐狸,想想还是出声安慰道:“没关系啦虽然她变回本体了,但时间还是只有一天的……”
“谁关心这个啊!小生好不容易偷偷回来拿东西,管钥匙的草爸爸却变成这个鬼样子了!小生又不知道钥匙放哪里了……呜呜呜……小生的收藏…………”
“…………哦。”总觉得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那我帮你马上解开好了。”
“哎哎,可以吗?那赶紧啊!”
我点点头,犹豫着从怀里掏出一张符咒,快速拍蒲公英上,然后转身就跑。
开玩笑不跑等死吗!
然而我还没跑出院子,脖子上就抵上一个柔软的物体。
面前是一张染血的可爱面庞:“别跑啊~就是你把我变成本体然后随便二突子揉搓我是吧!”
我撇了一眼角落里残血挺尸的白毛狐狸,想着要不要叫一下桃花姐姐……
“叮呀~~!!!”
……来救我(那只色狐狸随便吧)。


直到很久之后,我都忘不了那天被蒲公英支配的痛苦。

评论(2)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