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天下的六合

唤你为辞绝可好?与绝望告别,再也不见。

酿品(一)
我们都是一样的,甘愿为了别人而死去。

“茨木他的传记是我记录的,他一句也没有提到自己,全都是他的挚友——酒吞童子。”
“可是他心心念念的挚友,传记里面一句也没有涉及到他。”
“他就那么给我夸了一晚上的酒吞,那是唯一一个我想快点结束的故事……可是,这么无聊的故事,却依然有人愿意听。”
“酒吞?不,不是他。是我刚刚和你说的半妖………”
“…………你说,是不是傻?”
她轻笑出声来,声音却渐渐低了下去,青发的绝色女子倚靠着灯闭上眼,青光幽幽,倒也暗了不少。
看来是醉了啊……也难怪,喝了那么多。
我移开目光,望向一旁木桌上放着的铃铛。
那是茨木醒后留在这里的,好像是说先抵了酒钱。
但这不是酒吞送给他的吗?放在我这里真的好吗………
最近麻烦事越来越多了啊…………
顺手拿起铃铛,一股强大的妖力顺着手向身体扩散,我挑挑眉,倒也是个好东西。
不过,不是我的好东西。
我尽量放轻动作,握着铃铛推开门,然后一眼看见了坐在我家门前楼梯上的茨木。
………你在这守门呐?
他摇摇头,缓缓开口:“吾有一事想不明白,汝可否为吾解惑?”
已经没有拒绝的余地了好吗?而且这种事不是应该去找晴明吗…………
唉。
我认命的点点头,抓着铃铛坐在他身侧,手托下巴。
说吧,什么事?
“你说,喜欢一个人真的是件好事吗?”
我手一僵,半响,才开口答道:“是。”
不然你以为,我为何在这里被困了千百年。
他垂下头,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过了很久,久到我以为他已经睡着的时候,他突然轻声说道:“那样,就没关系了。”
什么?什么没关系了?我是不是干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ー ̄@)…………
“啊对了,你是不是不认识吾友?吾跟你说说吧——吾友是鬼王,却一直沉迷于酒色……不过即使这样吾友也是那么的英俊潇洒强大美丽脆弱的样子也格外吸引人balabala…………”
我就知道你本性还是只蠢萌的吞吹。
旁边的白毛好像突然来了精神,滔滔不绝的给我灌输酒吞这里好那里好,我打了个哈欠,一下子理解了青行灯的心情。
“吾友一直说我烦,一直说一直说……但吾真的没有在烦他。”
不,你确实一直在烦他,还顺便烦到我了。
“吾只是,想要他成为最强大的鬼王。”
“晴明院子里的占卜师吾不太喜欢,但她说的话确实句句灵验。”
“她说,酒吞命中注定有一劫,她说,酒吞的劫是吾。”
我睁开眼睛看向他,天色有些暗,他的黑金眼瞳在黑暗里熠熠生辉,却又慢慢的暗下去。
“若吾真的是他的劫,那么,吾这么久来做的一直都算什么?吾一直不赞同鬼女红叶和他在一起,是错的吗?”
“情爱,真的可以让人变得强大么……”
声音渐渐低了,他皱着眉头低下头。
那这个铃铛呢?他送你的铃铛,不好好珍惜,给我干什么?我又没有真的计较那些钱财……
“……吾是他的劫啊,酿酒师。”他眼神恍惚了一阵:“吾早该离他越远越好的。”
是吗…… 那你之后都不去找他了?
“不会了……对吾友有危害的事,吾是万万不能做的。”
“但是吾好像放不下他呢。”
“要是……能忘记他就好了。”
他抬头冲我一笑,却比哭的都难看。
“酿酒师,你有没有办法?”
……你去找那个叫郁暮的半妖不就好了,她不是可以封锁记忆吗?
“阿暮啊……我早就找过了,那丫头死活不肯帮我封锁记忆,还说什么顺其自然就好了,想必又是听信了晴明那些人的谣言……吾早就和她说过不要和晴明那伙人走太近,看看红叶都变成什么样了…………”
我记得那是黑晴明干的吧?而且还是剧情需要来着,你不喜欢人家也不用这么黑吧……
“吾是不喜欢她,也不愿意让她和吾友在一起,但若吾友真的能因此而变得强大的话,吾也不会阻拦……也阻拦不了。”
“毕竟…………吾已经不在他身边了。”

评论(1)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