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天下的六合

唤你为辞绝可好?与绝望告别,再也不见。

酿品(番外接三)

你给了我情感,却不让我喜欢你。 你给了我生命,又不让我活下去。
茨木晃了一下神,再睁眼时,眼前只残存一片荒凉,阔大的白色空间里,就只剩下他……和那人。
那人站在他不远处,紫色澄澈的眸子里不带一丝温度,就这么站着,冷冷的看着他。
茨木很想像以前一样,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似的。然后笑着走上前去坐在他身旁,给他倒酒聊天,就算被嫌弃也只是一笑而过。
可他只是在原地僵了一瞬,勉强的勾起唇角笑了笑,唇瓣微动,而后便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
“抱歉,吾友…………再见。”

血红色的液体在小瓶中缓缓荡漾,我凝神望望,又看向一旁望着我笑的青行灯。
我慢慢开口继续我的故事。
我还是低估了那场大雨,它冲毁了整个村子。无数的哀号声响起而后消失,那老头抓住我慌忙求我救他。
“你不是可以鲛人吗!你不是可以游起来的吗!”
我一把扯下他的手,把他推入到洪流中,看着大水把他不可置信的目光一点点淹没,然后扯开嘴角冰冷的笑。
我谁都没有救。
我谁都不想救。
……可是我忘了还有风神大人。
他的龙陪他翱翔在上空,沐浴在暴雨里,他献出了一只眼睛,来拯救剩下的子民。
我仰头看着他,撞上他低头看我的目光。
失望透顶的厌恶感,他大概已经知晓发生的一切。
“所以你就避着不去见他,在这种鬼地方呆了这么久?……鲛人小姐。”
是啊,我轻轻的笑出声来,荆山不贵玉,鲛人不贵珠。鲛人的眼泪,本就是无价的玉珠,所以才会有这么多人想要拥有一条鲛人,那老头也是一样,当年捉到我之后为了让我哭出来还真的想了不少法子。
“随便你了,不过这个故事我可喜欢的紧。”她勾起唇角:“不过给我讲这个故事,应该不仅仅是为了报答我接住茨木吧?”
当然不是…………说起来茨木到我这里也算来的多的,就当是熟客吧。他刚刚和我说他想忘掉关于酒吞的一切,你有没有办法?
“当然有了!”青行灯的眼睛突然亮起来:“他认真的?”
……你这什么表情,果然还是个搞事情的主啊。
我暗叹一声,不过想想也挺有意思的,毕竟无聊了这么久,还是得找点事情干的。
“你知道那个叫孟婆的小丫头吧?她做的汤,只要控制好度应该就可以达到茨木想要的效果。”
……是这样啊。
我们俩相视一笑。

评论(1)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