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天下的六合

唤你为辞绝可好?与绝望告别,再也不见。

要记得我啊

瑞金瑞金瑞金。
还有感想小天使提供的脑洞,总之我又来挖坑了~( ̄▽ ̄~)~
啊,小天使记得来看哦。

“恭喜你,本次凹凸大赛的胜利者。”
空洞的声音响起,站在血泊里提剑的白发少年却丝毫没有反应,他只是愣愣的望着满手的血,不言不语。
“那么,格瑞先生,在成为神使的同时,你有一个许愿的机会。”
“你的愿望是什么呢?”
少年的眼眸中这才有了一丝波动,他仰起头,用不带一丝温度的声音沙哑着喃喃:“把他还给我。”
“什么?”
“把他——还给我!!” 少年失控的挥起烈斩朝天空砍出一道剑芒,漆黑的天空晃了晃,显出一个金色的身影来。
“唉,现在的后辈都这么冲动了啊。”她轻轻笑了声,指尖一划,那碧绿色的剑芒便破碎散落在虚空中,渐渐消失不见。
少年冰冷的望向她,她却毫不在意的捂住嘴咯咯笑出声来。
“先介绍一下,我是神。”
“那么冷静下来了吗?你的愿望是什么?”
“……把金,还给我。”少年握紧了烈斩,指尖发白:“还给我。”
“呵,就只要他一个吗?”金色的神明勾起唇角:“你的那些战友,同伴——全都不要了吗?”
“……他们,也可以一起……?”
“可以的哦~就只要付出一点点代价就好了。”神明露出恶劣到极致的坏笑,可惜少年在低头沉思,并没有注意到:“那么,成交?”

糟透了。
自从我醒来后发现自己被装在一个漆黑狭小的箱子里后,一切都糟透了。
先不说这个箱子又挤温度又低的吓人,我的体力还没有恢复多少,微微抬手就已经是极限。
不对……也有可能是棺材?
真是令人头痛呢。我这么想着。不过我对这黑暗倒是没有什么抗拒,相反还很适应,像是……像是已经在黑暗里呆习惯了一样。
想这些的时候,我已经恢复了少量体力,便屈指扣扣身边的箱壁,十分冰凉的触感,看来还真是得罪了什么人,把我封在一个类似于冰柜的箱子里面………
……冷死了,还是要先出去啊。
我深吸一口气,手上慢慢凝聚出一个黑红的箭头,然后全力向上一拍。
“矢量箭头!”

花园里。
“格瑞,别死人脸了吧。”凯莉有些不满的撅起嘴:“你想想,要是金突然醒了,然后看见你又这么不开心,他肯定会跟着不开心的嘛。”
格瑞听了,板起的面孔这才缓和了几分:“就只有你?其他人都出去了?”
“啊,紫堂出去采购了,螺丝在后院练他那个金箍棒……还有其他人应该都出去了吧。”
格瑞点点头,还未答话,就听见地下室传来一声巨响,伴随着冰晶破碎的声响。
凯莉瞪大了眼睛,笑容凝在唇间。
“金————!!”

评论(6)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