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天下的六合

唤你为辞绝可好?与绝望告别,再也不见。

要记得我啊(二)

瑞金瑞金瑞金。
继续感谢小天使的脑洞。

强忍手臂传来的酸痛,我努力向门口挪去。
————竟然放个招就脱力成这样,这身体也真是弱的可以。
突然,门口渐渐传来脚步声,由远到进。
我吓了一跳,难道是刚刚动静太大了?
来不及想那么多,我左右寻找能藏身的地方,在开锁的一刹那一个翻滚进了身后的冰渣里。
还未破碎完全的冰棱毫不留情的刺入后背,我皱皱眉咬住下唇不让自己痛呼出声,隐藏好气息从缝隙里紧盯着门口。
————到底是谁?
“星月刃!”
门被钝物撞开,脚步声停息,只留一片寂静,似乎时间静止在了那一瞬。
过了许久,久到我以为自己暴露了,才听到一个少年的颤音。
“…………金。”
我猛得一颤。
是在叫我吗? 我有些疑惑的想想,名字什么的好像还真的不记得了。
不,不单单是名字,包括身份,家庭,朋友……都不记得了。
脑海里唯一残存的,就只有胸口传来的剧烈的刺痛,和那一双染血的紫眸。
我晃神间,脚步声又重新响起,停在了我藏身冰棱的跟前。
那声音又响起来,似乎带着轻笑和无奈,还有隐隐的哭腔:“金,出来吧。”
“我不会陪你在这玩躲猫猫的。”要玩也要到花园里面玩。
这一次,我愿意陪你玩一辈子。
面前的遮挡物被拨开,我仰头望向说话的那人,阳光从他的背影后穿透过我的眼睛,竟有种想流泪的冲动。
我张张嘴,却干瘪的发不出一个音节。
记忆一下子被打开,回放到最后的那一瞬间,染血的紫眸,锋利的刀尖 ,胸口的剧痛。
然后,就是无边无际的黑暗。
他似乎想伸手扶我,我却反射性的拍开,暗自压下心中不知名的痛楚。
他的手僵在半空,垂下头来看我,缓缓开口:“…………别闹。”
我眨眨眼望向他,嘴唇微动,一字一顿的,带着些许质问和莫名的隐隐不安。
那么多的激动和期待,归根结底成一句质问。
“…………喂。”
“是你,杀了我吗?”

评论(7)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