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天下的六合

唤你为辞绝可好?与绝望告别,再也不见。

要记得我啊(五)

瑞金瑞金瑞金。
有点不好意思虐小天使了,所以还是我们放日(gui)常(chu)吧(「・ω・)「嘿

微微晃神间,他已经带我来到了类似于花园的地方,花园中央有一块长条木桌,有几个人在那吵吵嚷嚷。
“恶党!把锤子放下我们还在吃饭呢!”
“说谁呢你倒是先放下刀啊!”
“哼,一帮渣渣。”
“…………”我还是继续吃我的饭好了。
我环视了一圈,黑毛粉毛金毛棕毛,除了那个黑发蓝瞳的少女我还有点印象,其他的全部都不认识。
…………但是那种熟悉的感觉,不可置否。
那少女扭头看见了我:“金?……格瑞你倒还真是舍得让他下来,我还以为你会把他在里面关一辈子呢。”
她勾起恶劣的微笑,斜倚在一弯深粉色的尖月上,拿着一枚棒棒糖在手心把玩。但她的目光很认真很认真的把我的全身扫视了一遍,然后呼了一口气:“不过金你没事就好。”
我略带僵硬的点点头,原来的金和他们相处的日常早已不知为何在脑海中被抹消的一干二净,所以我只能在他们只言片语中慢慢了解到金是什么样的人,然后努力不露破绽,到金醒过来的那天。
其他人都注意到了我,棕毛与黑毛同时向我点点头,然后手上暗暗使劲。
……嗯,是一对啊,而且和金应该不太熟。
黑发的女孩浅浅的笑,坐着红月就飘到我面前,拿起一根棒棒糖塞我嘴里,那动作甚是熟练:“本小姐心情好赏你的~叼好了~~”
这个……应该是好人吧。
我咬紧草莓味的棒棒糖,坚定了自己的猜想。
“呜哇哇哇金你终于醒过来了真是太好了!”我还回味在棒棒糖的美味中没有晃过神来,一个粉毛就径直扑进了我怀里。
好吧因为某种不(shen)可(gao)告人(cha)的原因其实是我在他怀里。
唉,身高是硬伤啊……我这么想着,安慰似的拍拍他的背:“是啊是啊,所以不用担心了……”
我慢慢抬头,就映入了一双亮金色的眼瞳,像金一样的,像太阳般耀眼的光芒,那双眼睛漂亮得不得了,隐隐的透出几分担忧来。
我心下暗暗赞叹,无意识的朝他露出一个微笑来。不同于金的阳光灿烂,我的笑容大概是带着一点点的恶劣和奸诈(?),再配上我(原来)的白发红瞳,应该可以算得上恐怖了。
可是那金眸的小孩子一脸兴趣盎然的盯着我看了许久,才在格瑞的注目礼下移开视线。
小孩子啊……真有趣。
我嘴角的弧度又大了几分,却在格瑞视线移过来的一瞬间恢复到面无表情的状态。
不行不行,现在还不能暴露……按他对金的执着程度,估计露一点点破绽就马上会被发现的吧。
至少要到那个笨蛋醒啊…
……唉,真是累人。

评论(5)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