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天下的六合

唤你为辞绝可好?与绝望告别,再也不见。

骑士长的日常是怎样【一】

emmmmm好不容易抽时间出来码了一篇,也算是兑现承诺吧。
第一次码凹凸乙女的文,祝你们看的开心哦(´-ω-`)

【卡米尔】

你刚刚入宫时,国王殿下就希望你能亲自教导一位皇子。   

毕竟你当上这个国家首席骑士长也不久,年纪轻轻便剑术高超,平时待人也温和有礼。这样的人才,国王当然想拉拢到身边,所以不时地带你到皇宫后院去,借着参观之名让你挑选皇子来作为徒弟。   

久而久之,你自然看出了国王的目的,可惜的是你既不想参与到奇奇怪怪的宫内斗争,也没有真正喜欢的皇子。他们的眼里大多都是你看不透的阴沉,配上尚还稚嫩的面容和如同面具般的笑容,在你眼里真是说不出的诡异。   

这个时候,你遇见了卡米尔。   

其实那不是什么美好的回忆,只是平常的一天,完成日常教学和训练的你照常接受国王的邀请去到后花园。花园靠前的地方有一块大的水池,本是供观赏用的,但来的人也不多。本着晚去一点是一点的心态,你半途绕路经过了这里。   

还没走过去,属于孩童的笑声便远远地传出来,你抬头努力望了望,也只看见模糊的几个小小的身影从池边跑开,好像没有看见你,就朝反方向跑开去了。   

不知为何,你暗自舒了一口气。再抬头时就已经走到了池子边。   

然后你发现那还躺着个孩子。   

深墨色的短发湿漉漉地瘫在地上,单薄的白色衣裳已被水浸得透视,年龄不大的幼童背对着你抱紧自己,安安静静的,身体却在一阵阵地颤抖。   

听到脚步声,他猛地一惊,迅速摇晃着站起身来回头。看清来人是你,他反而暗暗提高了警惕,已经被冻得发青的脸上,一双深蓝色的双眸紧紧盯着你。   

“你是谁?”   

你没有接话,却有些担心他冻着了,便快步上前,在他面前单膝跪下,不顾他一闪而过的慌乱神色一把扯下那已经湿透的衣服,再解开披风给他笼上。

余留着温热体温的披风瞬间隔绝了外部带来的凉风,刚好垂到脚踝足以将整个人笼罩。他吓了一跳,却好像还是有些冷,你再帮他扣好扣子,柔和清冷的淡淡熏香味从披风上溢出,少年低下头吸了吸鼻子,耳尖突然开始染上绯色。   

“刚刚是……不小心摔进水里了吗?”借着整理披风的空隙,你轻声发问道。   

他低头沉默,眼角慢慢发红。   

你心下了然,便不再开口。气氛开始陷入一种不明不白的僵硬,你想和他聊聊来显得不那么难堪,却不知道从何开口的好。因为你连他是谁都不知道,也许这只是一个仆人的孩子,被宫中的皇子们欺负了一顿而已,可他的容貌精致,眉眼柔和,又指不定是哪一位没见过的皇子。

你向来是最应付不了这种沉默得接近死寂的场面。   

虽然一直思考着话题,你手下还是有条不絮地整理好了披风。最后一颗扣子扣好的同时,你分明听到心中松了口气。那孩子还是低着头不说话,身躯已不在颤抖。你把他扶起来,然后一眼看见了他脚踝处的青紫痕迹。   

…………扭到了吗?   

时间好像已经来不及了,你干脆选择放弃下次再抽空和国王道歉,便屈身把他一把抱起来。他明显抖了一下,然后要下意识推开你。   

“不要乱动啊,掉下去会很疼的。”你抱着他站起来,顺着路朝外部走去:“感觉冷的话可以抱紧在下一些,如果感冒就糟糕了。”   

略带沙哑的低沉嗓音在他耳畔响起,伴随着女性所特有的磁性声线。他耳尖又渐渐开始发红,却听话的不再挣扎。   

“我的房间在那边。”他自动开始为你指路,这也让仍然在想着如何搭话的你有了些许安慰,不过他指的方向是皇子所住的区域,你便隐隐地心下有了猜测:“对,麻烦你了。”   

“声音好干净啊……”身为声控的你如是感叹道,没有注意到怀里的人又把衣领往上提了提:“那你叫什么名字呀?”   

“名字?…………我叫卡米尔。”     

“卡米尔啊,很好听的名字呢。”你勾起唇角,和这个孩子聊天明显比应付那些大臣要轻松恰意得多:“那么作为交换,在下的便也告诉你吧。”   

“在下名叫洛安。”   

一路上没有遇到什么人,你把那孩子顺利送到了房间,房间门口的侍女看见是你,露出些许惊异的神情,赶忙迎上来:“大人,您怎么在这里?”   

“卡米尔殿下扭到脚了,在下送他回来。”你朝她微微倾身以示对尊敬,又弓下腰来把卡米尔放在地上:“到了,卡米尔,赶紧去换衣服吧。”   

他点点头,慢慢地打开门走进去了。   

你望着他关上门才真正放下心来,转身刚想离开,就被一旁的侍女拉住衣袖。   

“您怎么会和他……这位皇子在一起呢?”她稍微压低了些声音,眼里流露出的是类似于冷漠及至厌恶的情感:“这位可是最不受宠的了,要是被陛下看到了指不定对您……”   

“这位女士,首先,在下只是尽到了身为骑士该尽的义务。”你保存着疏离的微笑,轻轻地把袖子抽出来:“其次,在下以为……身为一位侍女,应该好好明白自己的身份,不要越距才是哦?”   

她好像没想到一向温柔的骑士长会突然这么和她说话,又或许是被话的内容吓到,脸色刷的变得惨白。你转过身拍了拍衣袖就走了,正好错过窗边一闪而过的蔚蓝眼眸。      

之后你经常会在花园偶遇他,在无意间听说这位小皇子喜欢蛋糕等甜品后,就开始时不时从宫外给他带小吃甜点过来。他从一开始略带拘谨地拒绝,到后来和你熟络之后收下轻声道谢,然后拆开来一口一口吃得干干净净,都让你有种带孩子【划掉】交到好朋友的成就感。

夏日的午后,你结束了一天的最后一项工作,把买好的甜点送给卡米尔后便在后花园找了片空旷而人少的空地躺下,抱着你家那只大橘猫舒舒服服的晒太阳。   

“听说你收了我大哥做徒弟?”卡米尔在你身边坐下,小口地咬着你给他带的波板糖。   

“哦哦,你是说雷狮吧?”你打了个哈欠,慢悠悠地半支起身:“是啊,因为国王陛下一直想要在下收徒弟来着…………可能他给的人选里面我看着最顺眼的就是雷狮了吧。”   

卡米尔点点头:“这确实是个不错的选择,我大哥其实人挺好的。”   

“明明就是个熊孩子。”你抱紧我家大猫猫蹭了蹭,舒服地眯起眼,然后开始小声嘟囔:“说话一点都不客气,真是的……都不知道尊老爱幼的吗?”   

“要不是看在他长得好看的份上在下早就在训练的时候对着脸打了……等等罗斯你先别翻身会糊我脸上的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到底有多重唔唔唔唔唔卡米尔救唔唔唔……!!”   

卡米尔愣了一瞬,压低帽檐微微叹了一口气,掩去嘴角边的笑意,这才抬起手轻轻巧巧地把赖在你脸上的大肥猫给抱起来放下去。

嘉德罗斯显然有些不满,“喵”地叫了一声,迅速反身回了一爪子,还好卡米尔反应够快,你也及时一把抱住了他,这才没有造成什么实质伤害。   

“抱歉抱歉……不过卡米尔力气真大呀,”你抱着大猫猫费力地把他提到另一边:“在下家罗斯天天吃肉有一百多斤呢哈哈哈哈……等一下在下又没有说错话为什么要挠在下的脸啊啊啊很疼的啊啊——”   

他看着你手忙脚乱地拨开那只大橘猫,终于忍不住“扑哧”笑出声来:“要是那些大臣看见,肯定会被你这个样子吓到吧。”   

“哈欠——所以说和卡米尔待在一起比那些大臣什么的轻松多了呀。”你伸了伸懒腰,舒服地蹭了蹭趴在一旁的柔软的大猫猫:“因为在下最喜欢卡米尔了嘛。”

午后的阳光透过云层,在树叶缝隙间落下千丝万缕。微风混杂着花朵与泥土的泥腥香气,拂过你的耳畔。你已经很久没有这么舒服的放松过了,自从那件事之后。

已经过去…………这么久了吗?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不好的往事,你微微皱了下眉头,在卡米尔察觉之前很快又恢复到惬意的状态。他果然还没有注意到你这一瞬间的失神,只是咬下最后一块糖果,又向上提了下围巾,掩饰泛红的脸颊。
  
“恩。”他轻轻地答应着,少年特有的轻柔嗓音随着风穿过你的耳侧,你闭上眼睛尽力驱去还残存着的阴翳,然后抬起头朝他露出最阳光的微笑。   

微风暖阳,岁月静好。                         

评论(7)

热度(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