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天下的六合

唤你为辞绝可好?与绝望告别,再也不见。

魂锲(4)

我只有你啊,但你已经有了这么多家人了呢。
你明明答应过我的。
骗子。

死寂一片。
晴明顿了顿,苦笑着说:“大家……可以先出去么?”
“晴明大人!” 式神们或急切或惊讶的望着晴明,红叶更是直接扑了上去。
晴明不动声色的避开:“抱歉……但我想和卿怜单独谈谈。”
“你放心,我不会动他们。”卿怜浅浅的笑:“他们还没有……让我动手的资格。”
“你……”
“好了,大家先出去。”晴明皱皱眉头:“卿怜,你别胡闹。”
“……才没有。”卿怜吐吐舌头:“是实话呐。”
晴明的眉间染上了点点愠色,式神们这才不情不愿的退了出去。临走前,莹草悄悄的把手中一直拿着的蒲公英放在了晴明背后,又看了卿怜一眼。卿怜似笑非笑的眯着眼,让莹草打了个寒战。
“可以了,他们都出去了。”过了一会,晴明轻声说:“把结界收起来吧。” 卿怜挥手打了个响指,周围的环境晃了一下,又归于平静。
“他们是我的式神,不用如此防备。”晴明叹了口气:“还有,刚刚向我设威压,是想在他们冲过来时把他们一举消灭吧?”
“……是。”卿怜垂下头,用手抓了抓衣角:“你的诅咒还没消除,越多的式神会给你带来越大的危害。”
“卿怜,”晴明正色道:“他们是伙伴,是家人,你总是不懂 。”
“我是不懂。”卿怜头垂的越来越低。
“因为,我从来就没有过。”
“……我是啊。”
“你有他们了,”卿怜争辩道:“你不再是……我一个人的‘家人’了。”
“……”晴明无力扶额:“你是来吃醋的吗?”
卿怜摇了摇头,在身上掏了掏,给晴明扔过去一个东西。
晴明下意识接住,拿在手里看看,是一个小巧的红瓶子,玻璃通透的,闪着诡异而诱人的光,可以隐隐看见有液体在其中流动。
“我遇到那阴阳师了,找他要来了诅咒的解药。”卿怜不自然的摸摸鼻子:“嗯……快吃吧。”
“……你付出了什么代价?”
“……这个啊……”

“嗯?你要解药?”
“交出来,不想死的话。”
“可以啊,用这满山的药草来换。”
“……这么简单?”
“呵呵,还有啊,我听说你一直守着一颗千年狐心,是吧?”
“……那个不行。”
“那就算了。”
“……我用等价的东西和你换。”

“用满山药草和他换了。”卿怜移开视线:“用一堆草来换,很划算……吧?”
“哪里划算了,我种了很久的啊,还有一些是超过百年的!”晴明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亏了啊!”
“……吃你的去。”
“别扯开话题啊喂!”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晴明还是乖乖把药一饮而尽,他摊开掌心,那里,紫黑色的伤疤变得越来越淡,直到消失不见。
“可以了。”卿怜点点头:“这样你的式神就不用杀了。”
“结果你还在想着杀啊……我是你的家人,他们是我的家人,你们不就是一家人了嘛~”
“你……”卿怜抬起头,眼里有晴明看不懂的复杂情绪一闪而过:“你终究是不懂的。”

“呐呐,小狐狸,这样我们就是家人了哦!”
“……”
“我永远都是你一个人,啊不,一只妖的家人哦!”
“……说话算数。”
“嗯!算数算数!”

“对了,我还没吃饭呢。”卿怜忽然扬起大大的笑脸:“请我吃饭,就原谅你!”
你的伤心就只值一顿饭么……
卿怜顿了顿,挥手又是一个响指,晴明背后的蒲公英瞬间消失不见。
‘叮呀’一声,门忽然打开,外面一排趴着偷听的式神直接摔了进来,小白更是在地上翻了几圈,滚到晴明脚边才停下来。
晴明:“…………”
卿怜:“呵呵。”
又一个人扑了进来,直接扑在晴明身上,晴明以为是红叶条件反射性的想推开,却在看清怀中人红黑相间的头发和俊俏的脸庞后瞬间僵住。
博雅你也来凑热闹…………
卿怜看了看,笑道:“晴明啊,这个人我看着中意的很,你看……”
晴明下意识把怀中人护住:“不行这个人是我的……”
“……如果喜欢的话就赶紧要回来啊。”
“……朋友。”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