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天下的六合

唤你为辞绝可好?与绝望告别,再也不见。

今天的阴阳师依然有病(十四)
眼前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听不见。
试着呼喊了一声,却久久的没有回应,只剩空洞的声音一遍遍回响。
呵,又只剩我一个了啊。
自嘲的笑笑,我原地坐下,心中一痛。
这次,他还会来吗…………
“真是,你怎么又搞得这么狼狈了!”熟悉的声音突然响起,眼前慢慢清晰起来,白发金瞳的男孩站在我面前,弯下腰向我伸出手:“发什么呆,快起来啊!”
“啊…………”我慢慢把手递过去,强忍住心中传来的一阵阵钝痛:“茨木木,好久不见。”
他的眼中,倒映着黑发的女孩。
“茨木木,我做了一个梦,”站起身,我轻轻仰头望着他:“我梦见你找到你的挚友了,你变得好强大好漂亮…………我还梦见……”
“……你不记得我了。”
他明显愣了一下,伸手把我抱进怀里:“怎么会呢,我会一直陪着你,绝对不会忘记的!”
“是吗…………”我浅笑着回报住,悄悄抽出藏在袖子里的断刃,一把扎入他的胸口:“那就,对不起了。”
他捂住胸口慢慢倒退几步,不可置信的望着我:“你在……干什么……”
“别装了,你不是他。”我挥挥手里的断刃:“变回去吧,这个样子真是越看越恶心。”
“哎,被看出来了吗?”他低下头,良久,竟然笑出声来:“真是失败呢…………不过既然看出来了,你为什么还要伤心?”
我摸摸脸,手上一片湿润。
原来已经哭了吗?
原来,只是看着他的样子就已经控制不住自己了啊。
“闭嘴。”我捂住脸,挥手,断刃直直的朝着他的方向射过去。
他的身体被利刃划破,只是虚晃了一下就立刻恢复原样。
他毫不在意的望着我:“说说看,是怎么看出来的?我可不认为我的伪装有问题。”
“确实,我差一点就被骗过去了。”我晃晃手指:“第一,那个时候的茨木木从来就碰不到我。第二………”
“他从来都没有答应过我,要陪着我。”
“他只是一直一直在找他的挚友,找一个叫酒吞的笨蛋。”
“嘛,我下次会注意的。”他撇撇嘴,声音突然变得苍老沙哑:“不过,刚刚那是你一直希望的景象吧?”
“在美梦中死去,多好。还不用我亲自动手。”
“呵,你还妄想有下次?”我呲笑一声:“那还真是抱歉,窥探我内心的人,从来都没有好下场。”
“你不就是个小女孩吗?”他渐渐变幻,是巫蛊师的模样:“那断刃是你的武器吧?失去了武器的你,还有什么攻击力?”
我眯眯眼,双手慢慢握起。
“那你来试试啊。”

酒吞最终还是没能赶回去。
半路上遇到了绕路的小妖怪,虽然弱小,但还是很难缠。酒吞花了不少功夫护住茨木,自己身上也受了几伤。
“啧,叫你作死吧!”路过的莹草看不过去,一个蒲公英把对面的小妖怪砸得魂飞魄散:“把他放下,我来试试!”
“你会治疗?”酒吞疑惑的望着她。
“爸爸我好歹也是个奶!”莹草挥挥手里的蒲公英:“只是学医救不了阴阳师,所以才弃医从武!”
“我觉得你会弄死他…………”
“那你觉得你赶得回去?”莹草憋了他一眼:“他就要死了,死马也要当活马医啊。”
“……那你试试吧。”
“治——愈——之——光!”
地上亮起巨大的亮绿色法阵,无数绿叶从中涌出,把地上的茨木包裹其中,其中的几片撩过酒吞,他身上的伤口竟然慢慢愈合了。
说不定还真有用…………
“行了,”莹草拍拍手:“至少血止住了,剩下的让他自己…………”
她忽然停住,诧异的向法阵中间望去。
绿叶散去,其中的白发身影消失不见。
“…………他是不是被你弄死了?”酒吞快步上前:“你信不信本大爷揍你!”
“你打的赢?”莹草轻哼一声,走到法阵中央,拾起什么递给酒吞看:“去找晴明和八百比丘尼帮忙吧,先把人抢回来再说。”
黑色的羽毛静静地躺在她白皙的手心。
分外扎眼。

评论(5)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