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天下的六合

唤你为辞绝可好?与绝望告别,再也不见。

今天的阴阳师依然有病(十八)

我好不容易把雪女姐姐觉醒了,可是谁来告诉我,为什么没有送我皮肤!月见之樱的皮肤!没有皮肤我还觉醒个球球!
不开心。

果不其然,几天后的夜晚,樱花树下出现了白发金瞳的男孩。
他一脸淡漠的站在那里,面无表情的望着面前的女孩,女孩也不甘示弱的瞪回去。
“汝为何人?汝可见过吾友酒吞童子?”
“你是谁?为什么在这里?”
两人一起开口,不约而同的愣了一下。
“吾为茨木童子,吾在寻找吾友,不知道为什么到了汝这里。”
“茨木吗?名字很好听啊。”女孩仰头打量他:“我…………没有名字,这里……曾经是我阿姊的院子,现在是我的。这里没有叫酒吞的童子。”
“……吾友不是叫酒吞的童子,吾友叫酒吞童子。”
“随便吧,反正我这里没有这个人,你去别的地方找找吧。”女孩摆摆手,刚想转头就被一把拉住。
“那怎么能随便!吾友就是吾友!”白发男孩好像一下子激动起来,吓了女孩一跳:“吾友是大江山的最强的鬼王!他是那么的强大美丽balabalabaa……,所以吾才一直在追随他!”
“哦,知道了。”女孩拍开他的手:“他不在这里,你去别的地方找。”
茨木低头看着自己的手,好像一下子呆住了。
“吾…………吾为什么会是这个样子!”
“唔,样子?”女孩回头看看:“挺好看的啊,怎么了? ”
“吾本来不是这个样子的!吾本来的样子比这个好看的多!不行吾友一定会嫌弃我的…………”茨木好像要抓狂了,他原地跺跺脚,朝门口跑去:“吾要去找吾友!”
“哦,好走不送啊。”
女孩向他挥挥手,我飘在她身侧,突然想起来什么,赶紧追上去想挡住他。但是很显然无效,他穿过我的身体,‘啪唧’一声撞在了门口。
我慢慢蹲下,看着他满脸不可置信的摸着门。
“……为什么吾过不去?谁射下的结界啊?”
女孩走到门口,伸出手来探,然后毫无压力的走了出去。
她回过头,用看智障的眼神看着趴在门上的茨木。
“你是在逗我吗?”
“吾才不屑于!不过是一个特殊的结界罢了,”他爬起来,拍拍面前看不见的屏障:“看吾破了它!”
“地狱之手!”
一片樱花飘落,什么也没发生。
“咦,为什么没反应…………”
“再试一次……地狱之手!”
又一片樱花飘落。
女孩冷眼看看地面,又看看他。
“茨木,不要以为长得漂亮我就不会动粗。”
“等等汝冷静,汝冷静!吾只有吾友能揍!汝先冷静!”
女孩面无表情的从里屋扛出一把扫帚:“阿姊教我,不要听占自己地方的长的好看的骗子的话。”
我慢慢仰头,今天的樱花树还是一如既往的美啊。
我什么都听不见。

评论(10)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