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天下的六合

唤你为辞绝可好?与绝望告别,再也不见。

今天的阴阳师依然有病(二十)
樱花不断飘落,树下一片静默,女孩低垂着头,男孩一脸不知所措。
“是吾说错了什么吗?”他上前:“吾认识一个阴阳师,也是一个半妖,他……”
女孩摇摇头,突然上前一把抱住他,男孩身体一僵,下意识想要推开。
“别动……别动,”女孩努力压抑着颤抖,带着哭腔说道:“就让我靠一会,一会就好……”
我慢慢垂下头。
那时的茨木木还是人类的样子,给人的感觉,很放心,就像一个值得信任的大哥哥一样。
所以,才会把一直以来强压在心底的委屈,和阿姊离开的悲痛一起在他面前爆发出来。
这样想想,就是在这时,慢慢喜欢上的吧?
因为他,和阿姊一模一样的温柔和包容。

后来的日子,平淡无奇。
谁也没有提起那天“我”抱着茨木木哭哭完后还把人家当枕头抱着睡了一晚上的事,仿佛就没有发生过一样。
女孩还是天天看古籍,练剑,出门,赏花。
男孩也住了下来,经常捧着书翻,找解结界的方法,偶尔对着女孩的剑术和攻击指点,更多时候是直接上。
不过,他的身躯,也在渐渐的变得透明。
“不行,汝这个剑刃是断的,攻击力不高。”
“茨木木,你怎么知道不高?”女孩笑道:“这可是阿姊留给我的,你看看。”
她把断刃向男孩的方向一扔,男孩条件反射的伸手来接。
啪嗒。
断刃落在樱花树下,发出清脆的响声。
我飘在空中看着,叹了口气。
茨木木他,正在被这里排斥,已经快摸不到东西了。
女孩快步上前捡起断刃:“茨木木你小心一点,这是阿姊留给我的!”
男孩愣愣的看着自己的手,半晌,点点头。
“那我出门了,你看书去吧。”
“你又要去后山?”
“对啊,那里有很多野兽,可以用来锻炼实战。”
“你小心。”
女孩点头答应,把断刃小心翼翼的藏进袖子里,跑出门去。
我落在茨木木身边,仔细的打量他。
茨木木他,过不了多久就会消失。
他会回到阴阳师里,继续追随酒吞。
然后,这里的一切,终会被遗忘。
包括我。

日暮之时,女孩带着一身伤回来了。
茨木坐在树下抬头看她:“怎么这么狼狈?遇到强大的野兽了?”
“没,只是族里那群孩子。”女孩往伤口处慢慢的敷药膏:“被石头砸了几下,没出多少血。”
“又是那个和汝长的很像的守卫家的小少爷?”
“不,是别的孩子……那小少爷听说被选去做祭品了。”
“祭品?” 女孩点点头:“影族十年一次的祭祖,要用童男做祭品。”
茨木若有所思的望着女孩,犹豫着开口:“对了,吾找到方法了。”
“什么?”
“离开这里的方法。” 女孩的手一僵。
茨木慢慢开口:“大概,吾很快就要走了。”
“吾想和你道别。”
“…………这里不好吗?”
“…………吾要去找吾友。”茨木慢慢握拳:“吾本就不是这里的人,等吾的身躯完全透明,就要回去了。” “……什么时候?”
“今晚吧。”
“而且,吾不会再回来了。”
茨木仰头看她,忽然勾起唇角:“呐,要不要陪吾喝喝酒?”
“……好啊。”

夜已经很深了。
瓶瓶罐罐倒了一地,女孩靠着茨木,听着他红着脸不停的夸‘吾友吾友’,面无表情。
连你也不要我了吗?
她仰头灌酒,泪水模糊了双眼,心口像刀扎的一样疼。
“哈…………明明一点也不好喝……”
“为什么……你这么喜欢喝呢?”
樱花慢慢飞舞,旋转,飘落。
茨木依然说个不停:“吾……吾友是最伟大的鬼王啊……虽然一时沉迷于酒和女人……”
“喂……汝要不要和吾一起追随吾友……”
这样,就可以一直在一起了吗?
“好啊…………”女孩抓紧茨木的手,擦去眼里涌出的泪水:“那,茨木木你能不能……”
手里突然一空。
粉色的樱花停在空中,茨木闭着双眼,身体慢慢透明,直至消失不见。
女孩倒在树下,蜷缩起身子。
“……不要……忘了我………”

评论(1)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