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天下的六合

唤你为辞绝可好?与绝望告别,再也不见。

酿品(二)

你可曾爱过一个人,锥心刺骨。
你可曾恨过一个人,刺骨锥心。

茨木沉默的看着眼前的风景。
血红的枫叶在空中飞舞,有几片还飘悠着划过他的面庞。
吾是在…………枫叶林吗?
茨木皱着眉头想了一下,刚刚他好像又倚着酿酒师睡着了,再睁眼就来到了这里。
头突然传来一阵刺痛,茨木下意识捂住头,刚想转身离开这个他一点也不喜欢的地方,却又被身后的声音一惊。
“要陪本大爷来喝酒吗?”
茨木略带僵硬的回头,红发紫瞳的鬼王坐在树下端着酒碟,浅笑着望向他。
那一瞬,茨木脑子一空,他一下子就把自己说过的话忘到大江山去了,就连头痛也慢慢减弱。
他的世界里,好像就只剩下这个人了。
茨木颤抖着伸出手想接过那碗酒,另一只小巧娇嫩的手却抢先一步。黑发红瞳的娇艳女子端起酒笑嘻嘻的一饮而尽,鬼王望向她的眼神,温柔而宠溺。
茨木的手僵在半空,许久,缓缓垂下。
他忘了,挚友的笑容,从来都没有施舍给过他。
那么温柔而宠溺的眼神,永远都只会注视一个人。
头痛愈发恶劣,茨木却好似没有一点反应,他站在原地望向树下相对饮酒的两人,心痛到麻木,却也不敢上前一步。
“情爱,真的可以让人变得强大吗?”
“是。”
他又突然忆起了在晴明院子里的时候,偶然听到桃花樱花她们的聊天。
“酒吞真的是很喜欢红叶姐姐呢,看着她的时候,眼里似乎会有星光溢出来。”
那个时候,他就知道挚友对他和红叶的不同。
至少挚友在望向他时,眼里只会有不耐和厌烦。
头痛欲裂,茨木颤抖着顺着树滑下,用手捂住脸,有晶莹的液体从指缝滑落,掉在地上,砸出一个个小坑。
那双布满冰霜的瞳子里,又怎么可能会有星光溢出来。

“茨木…………?”
肩上一沉,我转过头看看睡在自己肩膀上的大妖,暗叹一声。
果然酒还是没醒。
不过酒量这么差,是怎么一直陪酒吞那家伙喝酒的?不会被嫌弃吗?
乱七八糟的想了一大堆,我的肩膀慢慢开始酸痛。晃晃脑袋,我想着抽出身来,却根本移动不了半分。
太重了…………而且若是往旁边退,茨木绝对会摔在地上的,脸朝地的那种。
在我这里摔坏了脸的话,酒吞会过来砸店吧……
真是够了。
我心里这么抱怨,却还是轻微的挪动身体使自己舒服一点,然后僵坐着等茨木醒来。指尖不小心触及到茨木的面庞,我手一僵。
滚烫。
按理说茨木是鬼,不应该有什么温度才对。
糟了……
我沉下脸,轻轻的往旁边一闪,茨木果然摇晃着向前倒下。我回过身想拉住他,身形一顿,却连衣角都没有碰到。
“茨木————!!”

评论(5)

热度(33)